钱!钱!钱!

盼望着,盼望着,文件来了,加薪的脚步近了。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物价涨起来了,房价涨起来了,职工的工资也要涨起来了,大家都高兴的欢呼起来了。标准悄悄地从官员口里漏出来,嫩嫩的,绿绿的。网络上,电视里,瞧去,一大叠满是钞票。人事、教育、财政,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齐声吆喝着赶趟儿。标准高得吓死人,标准低的也死吓人,标准没准儿的更是吓死人。言辞里总带着点猫腻味儿,闭上眼,我们仿佛已是全中国最幸福的人、最有钱的人、最NB的人!成千成百的职工嗡嗡地闹着,大小的精英争来吵去。加薪的标准遍地都:这样儿的,那样儿的,散在全国各地,像眼睛,像星星,还眨呀眨的……

     
想想准备给娃报名科学探究课,自从前年报名金宝贝就再也没有给娃报名任何早教课程,因为我一直觉得吉吉在家我基本都会尽我所能给予他可提供的任何玩的东西和知识类的学习,寓教于乐,此次,这个课程我觉得挺受益,主要是吉吉很喜欢,各种动手能力地训练还有五官地锻炼,我觉得利大于弊,所以毅然决然地决定了报名,那么钱呢?今年开始,工资降低了,我的存款又拿去生财,上个月拿出一部分买任务,说实话,身边可以支配的钱真是少,哪怕存下来,接下去还要报名学习课程,样样都需要钱,所以我得又重新规划才可以。

图片来自网络

不知不觉到了该成家的年纪。

感同身受,没有多少感同身受,因为当事人不同,因为时间空间不同,理解就已经是一种知足。对于我这样一个被父母宠爱的孩子,一个被背上13年“留守儿童”身份的人来说,一个父母认为尽量给我丰富的生活费用,希望我更加快乐的人来说,后来更久的时间会让人明白,生活的无奈生活的奋斗不易,一个每次父母都问我钱够不够花的人来说,我的确没有体验过这种生活,这种没钱吃饭没钱买想买的零食的生活,后来懂了,父母总是呈现最好的一面给我们,就像很久以前常听到的那句话,只要你考上了大学,我们就算砸锅卖铁也会供你上大学,其实纵使不需要砸锅卖铁,却也是需要一大笔费用,但是父母都是希望孩子有出息的,都是给孩子很多希的,所有的努力为了一切孩子,为了孩子的一切。

“待遇不低于公务员”,不错的,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话里带来些慈祥的疼爱的气息,混着橙汁味儿,还有各种小道消息,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职工们将希望安在百元大钞当中,高兴起来了,呼朋引伴地卖弄清脆的喉咙,唱出宛转的曲子,跟飞涨的物价纠结着。自行车上的汽笛,这时候也成天嘹亮地响着。

     
首先,我把投资的钱利用时间差取出一部分但是不影响收益,其次,把能省下来的钱进行分配,最后呢,就是赚钱啊!继续发挥我的优势能赚就多赚点,而且还要做到快乐赚钱。

文/韩大爷的杂货铺

没钱,没车,没房。物质没有基础。无一技之长傍身,又没什么本事。当真只能做梦娶媳妇了。

我可以做这个忠实的听众,听你诉说你最近生活的窘迫,心疼你的情形,祈祷我的友人快点度过难关。你这个坚强的孩子,形象一定比我高大,你一定开不了口像家长伸手再要钱,比起我这个不知道规划生活的孩子,比起我这个随心所欲购买的孩子,比起我这个有时候还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孩子。这个世界,精神世界永远比物质世界更耐人寻味些。也许此刻你一个善意的物质解救,会让一个人暂时感激不尽,有些人反倒不想要这种帮助,觉得这是一种亏欠,觉得这是一种自作多情,而那人还不求回报,那乐此不疲,所以世间就多了那些在乎你的人,你只是觉得亏欠,并不能走进你的心里,你在乎的人,却又是望尘莫及。

文件是最不管用的,一天就有两三变。可别恼。看,减点这,扣点那,缴点税,密密地排列着,工资单上全笼着一层浓烟。公务员却肥得流油,小贩儿也富得红你的眼。过些时候,兑现了,一点点零星的硬币,烘托出一片郁闷而烦躁的夜。在疾控,结防院落,办公室边,有无精打采慢慢走着的人,工地上还有穿梭的农民工,披着蓑戴着笠。他们的心情,稀稀疏疏的,在雨里静默着。

   
所以钱这个东西只要你想赚他就自然来,我最近还办卡来保养皮肤,眼睛是衰老的第一个特征,所以我要好好爱护它们。我把可以支配的钱扣去不必要的花销就能省出一部分用来日常必须品的购买和保养上面。好累,消耗能量啊!昨天朋友们说我的写作越来越流畅,对于内心想说的比较清楚流畅地表达,那么就能更加坚定我对于叙事疗法地坚持吧,所以存钱赚钱为了以后更好地投资自己继续加油哈!

1.

穷,是我现在最贴切的形容。

是啊,人情最难还!也真是可笑,你说了她那么多损形象的话,还抓住了她容易执着的性格,却还在表面里假装,说内疚,说不舍。也许早该放了,碍于时间真实的洗礼,竟成了念念不忘,多折煞。

加薪风波还未平息了,来看病的也多了。城里乡下,大人小孩,男男女女,也无赖儿似的,一个个都出来了。舒活舒活郁闷,抖擞抖擞落寞,各做各的一份事去。“神马都是浮云”,日子还得过,病人还得救,剩下的是希望。

我平时不喜欢把钱叫做“钱”,或者说,在我的心里,我一直唤它为“货币”,“一般等价物”之类。

钱,于我而言,谈不上爱,谈不上恨,准确地说,我需要钱,多多益善。

距离是可以产生美的,时间是可以洗渍观念的,当时听听便好,并不需要表现什么,这种人情的交往要少,恰当好处的话语温暖要好,足矣!

工资像纸上的大饼,从头到脚都是空的,它忽悠着。

一方面,这有装高雅的成分在里面;而另一方面,直接把钱叫做钱,未免过于亲热,很多东西靠的太近就会看不清,需要拉开点距离才不至于头晕目眩。

这个话题,我不想列举古圣先贤们,时代先哲们,以及当代的达官显贵们的事例。列举大人物的事例向来不是我的习惯,我没有那么雄辩。身边看在眼里的同龄人正在经历的事,对我的触动远大于大人物对我的影响。可同龄人的事,不具说服力,通常也都不是鸡汤。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涨价像小姑娘,花枝招展的,笑着,走着。

但给这篇文章起题目的时候,我还是妥协了。

我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前阵子电话跟我说,他明年要结婚。我第一反应,是高兴,好兄弟要办终身大事,值得高兴;第二反应,是发愁,份子钱不能少,摸摸口袋,呵呵;第三反应,是怅惘,我何时能执伊人之手白首呢?这三个反应电光火石间在心头闪过。接着,朋友跟我说,能借他点钱吗?我默然。我自己其实也“负债累累”,有心无力。我无从拒绝,我凑了凑手头能动的一点钱,打给了朋友,杯水车薪。

如果,题目直接写成“货币,货币,货币”那估计没几个人愿意看;如果不撞南墙不回头,偏偏写成“一般等价物,一般等价物,一般等价物”,那读者便会以为,作者的脑子里进了水。

我没有要标榜自己对朋友有多够意思。比我能为朋友付出更多的人,我坚信大有人在。

还是“钱,钱,钱”最有冲击力,横扫千军,老少咸宜。

只是这件事让我再次体会到自己有多贫穷。贫穷,实实在在,物质匮乏的贫穷。

另外,我所写的这篇文字,会发布在写作软件简书上,简书里点赞不叫点赞,叫“喜欢”,至于评论,则还叫评论。当读者“喜欢”或“评论”了作者的某篇文章时,作者那头就会收到消息提示。

我责怪自己不争气。曾和我站在同一起跑线的同龄人,有好多比我“混”得好太多的。

于是,我将题目定成这样,则有可能邂逅一种壮丽的奇观:

好了,哭穷就哭到这了。

“某某某读者喜欢了您的钱,钱,钱”

钱,在这个时代、这个社会是不能不存在的。却也正是它的存在,使它作为度量衡,界定了富贵与贫穷。

“某某某读者评论了您的钱,钱,钱”

古人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意思都在字面上,君子喜欢正道得到的财务,不要不义之财。小清新的感觉,有木有?但请恕我孤陋寡闻,我没记住有这样的教材级的例子可举,也请我身边的朋友原谅,我没有察觉到身边有这样可举的范例。

“您的钱,钱,钱,被收入某个专题”

这里,请允许我敬佩古人的智慧、圆滑。因为古人还说过:仁不带兵,义不行贾。仁不带兵这里不题,单说这“义不行贾”。这半句是什么意思呢?贾,就是商贾,行贾就是经商。讲道义的人,别经商。古人说的很直白,很露骨。

“您好,我是某某平台的编辑,我们是否可以转发您的钱,钱,钱?”

这里我分享个我经历过的真人真事,打点码,但不是编的。一个公司食堂做饭的师傅,曾经自己开着个饭馆。师傅靠着这个饭馆挣了笔钱,然后不干了。他说开着饭馆每晚睡不踏实——亏心。他说开馆子不昧良心根本不挣钱,具体怎么昧,师傅没说。他现在在食堂的工作,拿着死工资,虽然钱不多,但心里踏实。毕竟过了那功利心最重的时候,钱看得没以前那么重了,现在上了点年纪,就想安稳点。

这样一来,文章便与现实生活完美接轨,文里文外,都是钱,钱,钱。

很稀松平常的事,但却是真人真事。

2.

我不懂经商,不通生财之道,更不敢做铤而走险的事谋财。我正处于一个很需要钱,不巧又很缺钱的时候,而且我相信我以后需要钱的时候比现在只会只多不少。

第一次与钱打交道,已经是幼儿园大班的时候了。

钱呢,大风自然是不会刮来的。但想要更多的钱,目下只能做着现有的工作,努力修炼自己,脚踏实地,努力挣钱了。

在那之前,一直与家人住在山上,张张嘴便能得到想要的衣服,食物,木剑与爱。至于钱,根本没有露面的必要。

毕竟,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下山上学,开始的一年是爷爷奶奶带我。老两口饱经沧桑,于尘世浸染多年,深知山下与山上的差距,包括但不局限于物理距离,便在我书包的夹层里,偷偷塞进了两枚硬币,一共六分,以备不时之需。

此举被实践证明是必要的,因为上学第一天的下午,它们就派上了用场。

学校的周围有老奶奶卖冰棍,下课后我与伙伴们一道,爬上矮矮的围墙,向着乳白色的固体流口水。

期初我觉得这事简单又人道,老奶奶将冰棍逐个发放,行云流水,井然有序。

眼看轮到我,小手一伸,冰棍却没等来,只等来一句比冰棍还要冰凉的话语:钱。

“什么?”

“钱。”

言简意赅,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不容辩驳。

班花笑得像花儿一样,热心提示道:就是你书包夹层里放的那个东西。

我恍然大悟,狂奔回教室,又狂奔回交易场,将六分钱双手奉上,便又听到一声透心凉,但不够飞扬的结论:不够,一毛一根。

这句话不仅使我的大脑飞速思考着一毛与六分的区别,也使得班花的笑容枯萎了。

“奶奶,不够的话,用橡皮换好吗?”

“不行。”

“橡皮不换,铅笔可以吗?”

“不可以。”

柔软的灵魂从母亲的子宫里杀出,却撞上了赤裸的规则,条理分明,坚决又坚硬,我第一次摸到了社会的躯体。

班花拿出一毛钱,买了一支冰棍,塞进我的嘴里,她第二次笑了,老奶奶第一次笑。

这像极了我读高中数学时书上展示的“程序框图”,输入没钱,输出不行,输入有钱,输出笑声如银铃。

多年以后,面对着键盘与屏幕背后的编辑,作者左脑里念着钱钱钱,右脑里却想起了班花为他买冰棍的下午……

3.

时间,这个手法拙劣的魔术师,正在给一代又一代的孩子们变着一套相同的符号戏法。

最开始,他长袖一挥,泼洒出一系列概念名词:亲情、友情、爱情、自由、尊严、幸福。

然后在某一秒钟,他看似无意地从口袋里掉出一个无关紧要的道具:货币。

就此,帷幕拉开,闹剧上演。

在第一阶段,货币与其他名词各行其道,井水不犯河水,但凡有观众谈及他们之间的联系,魔术师都是一句云淡风轻的否定:不不不,它们之间永远是不等于。

在第二阶段,观众们趁间歇休息的片刻,走出剧场,看到了稍大点的世界,再回到座位上,魔术师稍稍修正了说法:还是有点关联的,但它们之间存在着大于和小于。

观众在长大,魔术师在变老,观众与身边的人搭建了越来越紧密的联系,有的背负上了许多希冀,有的虽之前浪荡形骸,如今却已经是孩子的父亲。

于是戏法来到了第三阶段,观众们几乎是异口同声:它们之间,好像不仅仅是大于,小于,而是约等于。

魔术师显得没有主见起来,默认了这个约等于。

戏法来到了终章,时间垂垂老矣,奄奄一息,可观众仍没有看够,便求着他下个定论,给个答案,将这场演出进行下去。

老人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我积劳成疾,却一辈子没攒下多少,没钱看病。

这时台下的一位富商慷慨解囊,老人奇迹般地苏醒过来,并感激地说:您是我的再造父母,您就是我的生命。

观众们恍然大悟,一起登上舞台,将约等号拉直,并顺便在这个连锁链条上加入了生命,以及时间它自己。

4.

戏法风靡全村,一辈又一辈的人都在走这样的心路历程:见识货币的重要性。

社会学家觉得戏法终归是戏法,尚不够严谨,于是发明出两个词汇:贫穷与富裕。

哲学家目睹这一切,虽心知其无可辩驳,但又觉得这个公式过于粗暴生硬,便用语言做润滑剂,挥毫泼墨:

当一个人的欲望大于所拥有的,那他是贫穷的;当一个人的欲望小于他拥有的,那他就是富裕的。贫富并非绝对概念,而是相对状态,我们的一生不仅要追逐钱,还要扼制欲。

但社会学家和哲学家都忽略了一个现实,那就是村民们早已放弃了费脑子的求道,相比于看晦涩的文字,大伙更愿意人手一台电视机,荧屏上的剧情不仅好玩,貌似还颇具教育意义,它用生动活泼的案例重演着魔术师的戏法:

男主高喊:我没钱,我爱你。

女主表情丰富:我不听,我不听。

电视剧一遍遍地“教育”着村民,于是整个村落里都响起了振聋发聩的合音:我不听,我不听。

寄情山水的文学家从此地路过,他正构思着下一部作品。刚要落笔写下一篇《没钱时期的爱情》。

但猛地顿住,想起了“源于生活,刻画现实是自己必须履行的使命”。环顾周围,“现实”是怎样的呢?现实好像是一句句“我不听”,于是他无奈地将作品名称改为《你没钱,我不听》。

孩子小时候读着作家写的书,长大后闲暇时看着电视剧,耳濡目染使他们张口便是“我不听”,所有人都说“我不听”,“我不听”便真成了现实环境。

进而再有无数个立足于现实的传媒内容与研究报告被搞出来,教育着下一代,周而复始,鸡生蛋还是蛋生鸡,便越来越难分得清。

传播学者将此事概括为“拟态环境。”

5.

多年以后,面对着键盘与屏幕背后的编辑,作者左脑里想着鸡和蛋,右脑里却想着“我不听”。

多年以后,面对着键盘与屏幕背后的眼睛,作者左脑里念着钱钱钱,右脑里却想起了班花为他买冰棍的下午……那个下午,太阳正欲下沉,空气温柔,偶有鸟叫蝉鸣。

End.


已出版书籍:《为你私人订制的烦恼药方》。新浪微博:@韩大爷的杂货铺

出版、书评、约稿、转载、开白等商务合作事宜请简信联系我的经纪人bingo_。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