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浦北县:八角摘掉难度大 人工及运输成本高

图片 1

图片 2广西梧州藤县古龙镇种植大户高安振接受人民网天津视窗采访。

广西梧州市藤县的八角商家反映近日产地货源时有批量走动,交易量多在2-3吨,以发往周边香调料加工厂为主,产地八角行情保持坚挺。时下,全干的水烫果售价在12.8元/公斤,硫磺果货少,商家报价11元左右;干枝果货少,售价停留在7-8元之间。据当地多位经营八角的商家反映,截至到目前,藤县八角存货量仍显充足,大货易购。再有2个月左右又将迎来春果的产新,因此春节前八角产地行情多以坚挺中小幅波动为主。(本文出自中药材天地网信息中心,版权所有,转载请写明出自“中药材天地网”,否则后果自负)

广西梧州市藤县近几周前来购买八角茴香的商家少,行情暂时保持平稳,目前货源库存量不丰。据悉目前产地陈货大红水烫果商家报价在560元/件,再过几个月产新开始,今年八角树仍处于营养恢复期,预计当地新货总体产量或将与去年持平。

近期少有商家在广西梧州市藤县购买八角茴香,致使当地货源走动缓慢,行情暂无波动。目前大红水烫果足干统货售价在16元/公斤上下。产地八角茴香长势情况尚不明朗,要等下月再看产新是在每年的农历六月开始,持续到中秋节。

内容摘要:近年来,广西藤县县委、县政府针对传统产业扶贫乏力、辐射能力不足等问题,大力推广科技扶贫项目。从八角低改技术入手,向高科技近年来,广西藤县县委、县政府针对传统产业扶贫乏力、辐射能力不足等问题,大力推广科技扶贫项目。从八角低改技术入手,向高科技要效益,打造“百里八角长廊”。去年深圳冠瑜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落户藤县,把八角产业附加值的“蛋糕”越做越大。

广西梧州藤县古龙镇是我国著名的“八角之乡”,古龙镇的八角种植面积有近30万亩,是广西最大的八角生产销售集散地。镇上的种植大户高安振告诉人民网天津视窗,仅他一户,家中的八角种植林就有六百多亩,这还不包括另外承包下来的千余亩八角林地,“我从十几岁就开始跟八角打交道了,小学的时候就跟着家人上山采八角,到现在也有四十多年了。”

目前全县八角种植面积达45万多亩,年产干果超过1万吨,约占全国总产量35%。通过技术改良,平均每亩增产生果200斤,增加产值1000元。参与八角改良的贫困户都享受到了现代科技催生出的产业红利,成为科技扶贫的直接受益者。不仅产量翻番,收入也大幅度增加。

10月正值八角收获的季节,走在古龙镇的八角种植林中,随处可见正在采摘八角的农户。“八角的采摘难度很大”,高安振指着在树上采摘八角的工人告诉我们,“他们都是要徒手爬上去摘的”。放眼望去,林中的八角树几乎都有一二十米高,树杆非常细,直径仅有40cm左右,工人们爬上树冠去采摘八角,期间除了将脚与树枝进行捆绑之外,没有任何其它保护措施。高安振说,八角树枝干很脆,容易断,几乎每年都有村民因为采摘八角受伤。

全县共有2813个贫困户参与八角低改技术,通过就近就业、苗木扩种、以奖代补、产值增收等多种形式,提前实现脱贫摘帽。

既然人工采摘八角十分危险,那么不能寻找其它的方式来代替吗?当地农户告诉我们,八角只能通过这种方式进行采摘,不能用长树杆等工具将八角果敲打下来。对此,高安振解释说,“八角成熟的时候,也是开花开得正旺的季节,一打八角,树上的花也跟着掉下来,第二年就没有八角可摘了。”

徒手爬、徒手摘,还要再从地面上一个个捡收起来,
高安振说,“人工成本还是蛮大的。”据了解,采摘工人每摘一公斤八角只有1元至1.5元的收入。近几年,八角的销售价格偏低,农户收入不高,许多种植户已不愿意支付报酬雇工人来采摘八角。此外,由于种植林中仅有崎岖不平的土路,只能用摩托车或拖拉机等工具运送八角,其物流成本也不可小觑,高安振告诉我们,“这是新修了路,以前连这样的土路都没有,只能靠自己背下去。”

面对八角采摘难度大、人工与运输成本高、且利润过低的局面,今年上半年,广西立派投资有限公司与渤海商品交易所合作,将大红八角推上电商平台进行销售,希望借助一个公开、透明的价格机制,促进八角价格合理回归,从而带动农民增收,并为八角行业的健康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