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天球之肾”,让干天没有再“得天”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湿地是地球自然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其生态服务价值在各类生态系统中居首位,具有涵养水源、净化水质、调节局地气候、蓄洪防旱、维持生物多样性等多种生态功能,被誉为“地球之肾”。湿地是淡水的“蓄水池”,维持着约2.7万亿吨淡水,保存了全国96%的可利用淡水资源;湿地作为“物种基因库”,还是众多植物、动物特别是水禽生长的乐园和候鸟迁徙的“中转站”;湿地还是重要的“储碳库”和“吸碳器”,对于固碳释氧、应对气候变化具有重要意义。保护湿地换得绿水长流我国湿地资源丰富,据2014年发布的第二次全国湿地资源调查结果显示,全国湿地总面积5360.26万公顷,湿地率5.58%,另有水稻田面积3005.70万公顷。只有不断扩大湿地面积、维护湿地生态功能,才能碧波荡漾、绿水长流,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自1992年加入《湿地公约》以来,我国高度重视湿地的保护与合理开发利用,通过制定并完善湿地保护法律制度、实施湿地修复工程、开展湿地资源调查监测、提高公众湿地保护意识等措施积极扩大湿地面积、修复湿地功能。截至2015年年底,我国已有国际重要湿地49处、湿地自然保护区600多个、湿地公园1000多个,湿地保护率达44.6%,以湿地自然保护区为主体,国际重要湿地、湿地公园、湿地保护小区等并存的湿地保护体系基本形成。保护湿地是维护国家生态安全,保障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和建设生态文明的需要。作为滨海湿地面积最大省份,江苏省着力保护湿地、修复生态环境,为每年过境中转的逾300万只鸟类打造安全舒适的“驿站”。重庆市为守住三峡库区绿水青山,强化消落带生态的修复与治理,试验出“池杉+中华蚊母+卡开芦+牛鞭草”等5个消落带类型湿地乔灌草相结合的植被修复构建模式。我国的商品粮基地大都分布在湿地比较集中的区域。如果湿地消失,这些商品粮基地将最终丧失生产能力。建立商品粮基地周边的湿地保护体系,事关重大。黑龙江省已在三江平原地区形成了较为完善的湿地保护网络,保护总面积达60.7万公顷,同时恢复湿地8000公顷,为保障黑土地大粮仓粮食稳产高产发挥了重要作用。为有效解决湿地资源权属不清、权责不明等问题,2015年国家提出在甘肃、宁夏两省区先行开展湿地产权确权试点,为建立完善湿地资源保护管理制度奠定坚实基础。2016年12月12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湿地保护修复制度方案》,明确建立一系列湿地保护修复制度,对新形势下湿地保护修复作出了部署安排。莫让“地球之肾”衰竭虽然我国湿地保护在过去一段时期取得了显著成效。但是湿地保护工作仍然面临巨大挑战。长期以来,在工业化、城镇化进程中过度的开发利用方式只顾局部、短期利益,单纯追求经济增长,正在把湿地一块一块地“填平烤干”。污染、围垦、基建占用、过度捕捞和采集以及外来物种入侵造成湿地面积萎缩、功能退化。这种对湿地重开发、轻保护,重索取、轻投入的开发利用方式致使湿地不堪重负,已超出生态系统的承载力。湿地保护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不足、科技支撑不强、全社会湿地保护意识薄弱使得湿地保护任务更具复杂性和艰巨性。目前,我国在森林、草原、海洋、湿地等自然生态系统中,唯独湿地缺少国家层面的立法,其他相关法律法规多是从水、土壤、生物等单一要素角度进行规范。虽然已有20多个省份制定了湿地保护条例,但全国范围内的湿地保护法律法规尚未出台,使各级主管部门保护湿地法律依据不足,无法有效约束破坏湿地的行为。同时,湿地实行“综合协调与分部门管理相结合”的管理体制,涉及林业、国土、水利、环保、农业、海洋等多个部门,部门之间的权责划分不明确,综合协调不到位,容易出现“多龙治水”的情形。加之国家对湿地管理资金投入不足,导致基层执法队伍薄弱、设施落后。湿地是鸟类的天堂、物种的基因库。长期的不合理开发利用方式和治理能力的不足致使湿地面积不断减少、功能退化、生物多样性面临巨大威胁,直接破坏了各类生物的栖息环境,严重影响着生态安全。第二次全国湿地资源调查结果显示:全国湿地总面积5360.26万公顷,与第一次调查(1995—2003年)同口径比较,湿地面积减少了339.63万公顷,接近于海南岛的面积。建国以来,我国滨海湿地累计减少219万公顷,占全国滨海湿地总面积的50%。据调查,从2004—2014年,全国湿地鸟类种类呈现严重减少趋势。青海湖环湖区开垦面积约20万平方公顷左右,脊椎动物减少了34种,斑头雁仅10年就减少1200只。沿海滩涂湿地是许多候鸟漫长迁徙路程的唯一“落脚点”。由于滩涂湿地面积的减少,候鸟迁徙途中无法补充体能,导致鸟类体质下降,影响到鸟儿的越冬和繁衍活动。长江流域水鸟栖息地的减少和破坏直接威胁着众多稀有鸟类的生存,中华鲟、江豚、白头鹤等珍稀濒危物种种群数量不断下降;洞庭湖鱼类的种数从114种减少到80种。在湿地减少的面积中,沼泽湿地减少最多,湖泊湿地减少次之。沼泽湿地相对于其他类型湿地,具有更加复杂的生物链网络,对于维持生态系统功能具有更高的价值,因此沼泽湿地的减少,更令人担忧。四川若尔盖高原沼泽区自上世纪50年代起开始排干沼泽辟为牧场,目前已排水疏干沼泽20余万公顷。随着沼泽湿地疏干排水,地表无积水,局部出现盐渍化,附着在地表的植被无法生长,沙化土地面积急剧扩大。全面推进湿地保护与修复要实现到2020年全国湿地面积不低于8亿亩,湿地生态功能总体稳定的目标,必须积极扩大湿地面积、科学修复退化湿地、提高湿地生态功能,将湿地保护作为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抓手,努力完善湿地保护治理体系,不断提升治理能力。完善湿地治理法律制度体系。加快推进湿地立法。尽快出台《湿地保护条例》,协调建立湿地执法协作机制,严厉查处违法利用湿地的行为,使湿地保护工作有法可依。划定落实湿地保护“红线”。确保红线区湿地面积不减少、性质不改变、功能不退化。规范湿地用途管理制度,合理设立湿地相关资源利用的强度和时限。将湿地保护专项规划纳入水资源管理、流域综合管理、土地利用等多个重大规划之中,协调布局、统筹管理。将湿地面积、湿地保护率、湿地生态状况等指标纳入各级政府评价考核范围。完善湿地分级管理体系。根据生态区位、生态系统功能和生物多样性的重要性,将湿地列入不同级别的名录,定期更新。建立湿地资源资产管理体制,探索编制湿地资源资产负债表。推进湿地生态效益补偿制度。建立中央财政湿地保护补助专项资金,依据湿地价值评估,对湿地占用进行经济补偿。积极扩大湿地面积。完善湿地保护空间规划。构建完善的湿地保护体系,不断提高湿地保护率。重点加强对国际和国家重要湿地、湿地自然保护区、国家湿地公园等重点湿地的保护与监管。按国家公园的理念管理湿地生态系统,全面提升湿地管理合力。推进退耕还湿,鼓励农民进行“水改旱”,让湿地的生态效益尽快凸显出来。强化湿地保护管理的科技支撑,提高科技对湿地保护的贡献率。例如研究我国湿地保护区成效定量化评价方法,基于最新湿地自然保护区评价数据库和湿地遥感数据等资料,对保护成效进行全面的定量化评估。科学修复退化湿地,提升湿地生态系统的整体功能。大力实施湿地生态修复工程,提升湿地生态系统功能。编制湿地保护修复工程规划,对集中连片、破碎化严重、功能退化的沼泽、河流、湖泊、滨海湿地进行修复和综合整治。培育湿地生态产业,建立湿地恢复的社区参与机制。发展湿地花卉苗木、湿地旅游等湿地生态产业,提升湿地经济效益,构建湿地社区共管共建共享机制。着眼流域尺度恢复湿地生态系统。本着共建“山水林田湖”生命共同体的理念,维护流域湿地生态系统的完整性与功能的多样性,而不仅局限于湿地生态系统本身。(作者单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

世界湿地日

湿地是“地球之肾”、生命的摇篮,我们必须守住这一生态红线。然而,近年来受人口密度加大、江湖阻隔、开发等多种原因,长江经济带干支流湿地正面临着水质性缺水、湿地面积萎缩、生态系统退化、生物多样性减少、蓄水调洪能力下降、水污染等诸多严峻问题。鉴于此,今年两会,住湖北、江苏、安徽、江西、湖南全国政协委员联名提交了《关于加强长江经济带湿地保护与修复的建议》,呼吁加快长江经济带湿地保护与修复立法进程,让湿地不再“失地”。长江经济带11个省有湿地面积1154万公顷,占全国湿地总面积的21.5%。湿地生态系统具有涵养水源、调节气候、航运发电、保护生物多样性等20余项生态功能,是推动长江经济带经济社会发展的独特优势和关键要素之一。然而,从20世纪50年代至今,仅江汉平原湖泊水面面积就由7000余平方公里减少到2400平方公里。2012年湖北第二次湿地调查同2000年第一次湿地调查相比,同口径自然湿地总面积减少了10.26万公顷。由于大部分湖泊湿地调蓄洪水的生态功能减弱,湖北省去年遭受了多轮强降雨导致多地外洪内涝,经济损失严重。“除了湿地面积在萎缩外,湿地功能也在退化。”作为第一提案人,住鄂全国政协委员杨松说,一方面,工程建设影响湿地功能;另一方面,人为破坏湿地动植物资源、违法排放工业废水、过度使用化肥农药等问题仍比较突出,也遏制了湿地生态功能的发挥。这不仅改变了长江作为自由流淌的河流的根本属性,影响到长江作为“黄金水道”的效能和沿岸居民的水安全,也给湿地生态系统以及野生动物带来影响,江豚的野生种群数量每年以13%左右的速率下降。尽管形势非常严峻,但我国湿地保护方面的法制建设却相对滞后,沿江各省市在市县两级林业系统大多没有设立湿地保护机构。同时,湿地保护投入严重不足,湿地保护专业人才比较缺乏,有些地方在湿地公园大搞人工造景、硬化河湖岸线,破坏了湿地资源。“现在,亟待在国家层面加快制定出台有关湿地保护与修复的法律和政策。”杨松说,目前有关湿地保护的法律条文分散在资源管理和环境保护部门单行法规中,有的条文还互相矛盾,缺乏集中和系统规定。建议尽快出台《中华人民共和国湿地保护法》,出台长江经济带湿地保护规划,出台湿地保护与修复、湿地产权确权、湿地资源有偿使用等政策,制定湿地用途管制、征占用湿地行政许可、湿地生态环境损害赔偿等制度,将湿地保护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评价体系。

1971年2月2日来自18个国家的代表在伊朗拉姆萨尔共同签署了《关于特别是作为水禽栖息地的国际重要湿地公约》(简称《湿地公约》,又称《拉姆萨尔公约》)。为了纪念这一创举,并提高公众的湿地保护意识,1996年《湿地公约》常务委员会第19次会议决定,从1997年起,将每年的2月2日定为世界湿地日,并每年确定一个不同的主题。今年的2月2日我们将迎来第21个国际湿地日,主题是湿地:减少灾害风险(wetlandsfordisasterriskreduction)。

湿地定义

湿地几乎遍布世界各地,但是人类对湿地真正认识只是近半个世纪的事。尽管目前国内外对湿地的定义还不完全一致,但是《湿地公约》的定义已经被各缔约国较为普遍地接受。“湿地系指不问其为天然或人工、常久或暂时之沼泽地、湿原、泥炭地或水域地带,带有或静止的或流动的、或为淡水、微咸水或咸水的水体者,包括低潮时水深不超过6m的浅海区域。”按此定义,湿地包括湖泊、河流、沼泽(森林沼泽、藓类沼泽和草本沼泽)、滩地(河滩、湖滩和沿海滩涂)、盐湖、盐沼以及海岸带区域的珊瑚礁、海草区、红树林和河口等。湿地最明显标志是有水的存在,通常我们可以根据水、植物和土壤等基本特征来识别湿地。水——地表具有常年积水、季节性积水或土壤过湿;植物——水生、沼生和湿生植物;土壤——以排水不良的水成土为主,多富含有机质。

我国湿地的类型及面积

中国的湿地类型多样,分布广泛。从寒温带到热带,从平原到山地、高原,从沿海到内陆都有湿地发育。大体上湿地可分为天然湿地和人工湿地两大类。1999年国家林业局为了进行全国湿地资源调查,参照《湿地公约》的分类将中国的湿地划分为近海与海岸湿地、河流湿地、湖泊湿地、沼泽与沼泽化湿地、库塘等5大类28种类型。河流湿地我国现有河流湿地1055.21万公顷,分为永久性河流、季节性或间歇性河流、洪泛平原湿地等3种类型。中国河流的特点:河流众多,源远流长;水量丰沛,随季节而变;水系类型多样;水利资源丰富,经济地位显著。湖泊湿地我国现有湖泊湿地859.38万公顷,湖泊是地表水的一种类型,长期占有大陆封闭洼地的水体,并积极参加自然界的水分循环。湖泊的分布没有地带性规律可循,也不受海拔的限制,它们既可以分布在地球表面任何一个地理或气候区域,如热带、温带和寒带,也可以在低海拔的滨海平原和低地,或在高海拔的高原、盆地。沼泽湿地中国的沼泽约2173.29万公顷,主要分布于东北的三江平原、大小兴安岭、若尔盖高原及海滨、湖滨、河流沿岸等,山区多木本沼泽,平原为草本沼泽。近海及海岸湿地我国现有近海及海岸湿地579.59万公顷,主要分布于沿海的11个省区和港澳台地区。近海与海岸湿地以杭州湾为界,杭州湾以北除山东半岛、辽东半岛的部分地区为岩石性海滩外,多为沙质和淤泥质海滩,由环渤海滨海和江苏近海及海岸湿地组成;杭州湾以南以岩石性海滩为主,主要河口及海湾有钱塘江-杭州湾、晋江口-泉州湾、珠江口河口湾和北部湾等。库塘库塘湿地属于人工湿地,主要分布于我国水利资源比较丰富的东北地区、长江中上游地区、黄河中上游地区以及广东等。

湿地的生态服务功能

湿地是地球上水陆相互作用形成的独特生态系统,是重要的生存环境和自然界最富生物多样性的景观之一,在抵御洪水、调节径流、补充地下水、改善气候、控制污染、美化环境和维护区域生态平衡等方面有着其他系统所不能替代的作用。此外,湿地是地球上的碳汇中心,湿地占陆地面积的6%,却固定了1/3的碳元素。湿地总是默默无闻地为人类提供多种服务,人类的生产和生活都离不开湿地。发育在流域不同部位的湿地,其生态服务功能是不同的:◆独立的湿地是水禽觅食及其筑巢的栖息地,提供陆地及湿地物种生境,缓冲洪水,有利于沉积物及营养物质吸收、转化及沉积,具有景观美学意义。◆湖滨湿地除了具有上述作用外,还具有去除流域内流水体的沉积物和营养物功能,同时也是鱼类孵化产卵区。◆河滨湿地除了具有独立湿地服务功能外,还具有沉积物控制、稳定河岸以及洪水疏导功能。◆河口及滨海湿地除了具有独立湿地的服务功能外,还可提供鱼类、甲壳类动物栖息地及产卵区,提供海洋鱼类的营养物,防止风暴潮的侵蚀。◆岛屿湿地提供沙生物种生境,防止高能波的侵蚀,具有景观美学意义。◆泥炭沼泽特别是贫营养泥炭沼泽还有一种特殊功能,即防腐保鲜功能。埋没在泥炭层中人与动物的尸体能完好保存数百年,甚至数千年。泥炭中埋藏数千年的树木仍可制作家具。

湿地面临的威胁

湿地生态系统是一个动态系统,它是永远处于不断运动和变化之中。生态系统退化是系统内组分及其相互作用过程发生的不良变化,是系统的逆向演替,从而导致其功能退化和系统的不稳定性。湿地在面积丧失和景观破碎化加剧的同时,由于水源补给的减少和水质恶化,亦发生不良变化,表现在湿地资源衰退、湿地功能弱化或消失等。由于湿地被开垦与改造、污染、生物资源过度利用、泥沙淤积和水资源不合理利用等,使湿地成为目前受到威胁最大的生态系统,也导致湿地不断退化和消失,生物多样性锐减,水土流失加剧,水旱灾害等频繁,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甚至威胁到人类的健康和生命。我国湿地资源十分丰富,但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加上缺乏统一的规划和论证、掠夺性开发和不合理利用、淤积、污染、过度排水等导致湿地面积和资源日益减少,功能和效益下降,生物多样性丧失。据统计,20世纪后半期,我国已有50%的滨海滩涂湿地不复存在;全国约有13%的湖泊已经消失。湿地的减少和功能退化,不仅对我国的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不利于人与自然和谐发展,而且江河湖泊水质恶化和可利用淡水资源的减少也直接威胁到我国水资源供给安全,进而影响到整个经济和社会可持续发展,甚至危及人类的生存。

来自大自然的警示

近年来我国洪涝、干旱、赤潮、沙尘暴、荒漠化等自然灾害的频繁发生与许多湿地消失和退化密切相关。事实上大自然已经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湿地保护与恢复已经刻不容缓!

守护“地球之肾”

正是基于对湿地可以减少自然灾害风险的认识,我国采取了一系列有力的湿地保护措施。成立了湿地保护机构和中国履行湿地公约国家委员会,编制了《全国湿地保护工程实施规划》,国务院办公厅在2016年11月发布了《湿地保护修复制度方案》。2017年2月2日,是第二十一个世界湿地日,想要守护这个“地球之肾”,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呢?守护湿地从你我做起把了解到的湿地知识分享给亲朋好友,动员周围人一起保护湿地;在节假日探访湿地公园,实地领略湿地景观,了解湿地动植物;积极参与当地的保护湿地志愿者活动;看到破坏湿地的违法行为,及时报给有关部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