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野生繁育墨鹮尾次家化放回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中国绿色时报7月3日报道6月29日,13只人工繁育的林麝在陕西省宁陕县境内的响潭沟被放归山林,奔向郁郁葱葱的秦岭。此次林麝野化放归活动在国内尚属首次,国家林业局副局长李春良、陕西省委副书记毛万春参加放归活动。放归的13只林麝来自陕西省凤县林麝科学研究示范基地,8雌5雄,平均年龄为1.2岁,正处于成年繁殖期。野化放归前做了大量准备工作,对每只林麝进行健康评估、病原体调查及生存技能驯化、天敌驯化、识别人类威胁的驯化、越冬训练等,保证它们能够更好地适应野外环境。前期准备工作长达一年时间。6月15日22时许,即将被放归的林麝从凤县启程,经过6小时、300公里的长途跋涉,安全抵达位于宁陕县境内的宁东林业局放归地响潭沟。响潭沟属秦岭腹地,曾经是野生林麝的自然栖息地。这里的森林覆盖率高达94.5%,拥有良好的生态系统、森林环境和气候条件。此外,这里远离居民区和交通要道,能够最大限度避免人类活动对林麝造成惊扰。正式放归前,工作人员为其佩戴了定位跟踪项圈。6月29日上午,放归10分钟后,科研人员通过跟踪设备,检测到跑得最快的一只已翻过山梁。在接下来为期2年的监测中,科研人员还将通过自动感应红外相机技术、跟踪观察、样方调查等途径,从被放归林麝的生境选择、活动规律、繁殖状况、疾病与寄生虫、种内与种间关系等方面,进行全面、持续地跟踪监测,掌握其活动、休息时间分配和不同生理时期的活动特征,了解并掌握林麝对生境变化的适应机制,为今后的野化放归积累经验。林麝是国家Ⅰ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与大熊猫、朱鹮、金丝猴、羚牛、金钱豹一起被称为“秦岭六宝”。其生性胆小,寿命在18岁至20岁之间。目前,由于栖息地破坏和人类乱捕滥猎,林麝野生种群极度濒危。陕西林麝种群资源优势明显、产业发展势头良好。全省野生林麝数量约为4000只-4500只,人工养殖林麝存栏量超过1.3万只,养殖数量和麝香产量均占全国70%以上。此次放归活动由国家林业局保护司、陕西省林业厅、陕西省科学院主办,是陕西省继2007年成功开展朱鹮野化放飞后的又一个举措。目前,野生朱鹮种群数量已从个位数发展到2000多只,被国际保护组织誉为“世界拯救濒危物种的成功典范”。此次林麝野化放归可望复制这一模式。

5月31日上午10时,国家林业局局长贾治邦在秦岭腹地的陕西省宁陕县寨沟村将第一只我国人工繁育朱鹮放归野外,随后24只朱鹮从笼中飞出。陕西省省长袁纯清、省委副书记王侠、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再生、国家林业局副局长张建龙等出席朱野化放归仪式。国家林业局原副局长、国家濒危物种进出口办公室主任赵学敏,陕西省副省长张伟分别讲话。野化放飞是指在模拟自然生态条件下,将人工繁育的朱鹮进行人工控制条件下的野化训练,使其逐步适应野外环境后,再放飞到其历史分布区的过程。野化放归可以使朱鹮在异地正常生长、繁育,逐步扩大栖息地范围和种群数量,促进野生种群重建与恢复。贾治邦说,将人工驯养繁殖的朱鹮科学地放归野外,并在该区域重建朱鹮野生种群,是保护朱鹮的有效途径之一,标志着我国朱鹮拯救保护工作进入了新的阶段。2004年我国已经开始朱鹮野外放归研究,2005年、2006年在陕西省洋县成功开展了两次野化放归试验,积累了丰富的放归经验,为这次正式开展朱鹮野化放归奠定了基础。据介绍,这次放归仪式结束后,将由全国鸟类环志中心专家和当地朱鹮保护专业技术人员,利用无线电跟踪与电视监控系统,对野外放归和人工饲养条件下的朱鹮种群进行监测,确保朱鹮野化再引入后的安全,并就其生态学和行为学等方面开展相关研究,在人工种群达到一定规模后,将更多的朱鹮放归野外。朱鹮是世界上最濒危的鸟类之一,也是我国一级保护野生动物,已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Ⅰ。历史上,朱鹮曾广泛分布于我国长江以北地区,以及日本、朝鲜半岛和西伯利亚东部地区,但受自然环境变化和人类活动影响,到上世纪80年代一度认为野生朱鹮已经绝灭。1981年,我国科学家在陕西省洋县重新发现7只野生朱鹮后,国家林业局和陕西省政府都非常重视这一濒危物种的拯救繁育工作,先后在洋县成立了朱鹮保护观察站和自然保护区。20多年来,我国朱鹮保护工作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全国4处朱鹮繁育基地共繁育朱鹮512只,野生种群数量也迅速增长到500多只,朱鹮总数已达到1000多只,基本摆脱了物种灭绝的危险。

中国绿色时报10月21日报道10月20日,国家林业局和四川省政府在四川雅安栗子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将大熊猫“华妍”“张梦”放归自然。这是全球首次尝试同时放归两只大熊猫。上午10时50分,国家林业局副局长陈凤学、总经济师张鸿文,四川省政府副秘书长杨新元、四川省林业厅厅长尧斯丹、雅安市副市长孙久国、石棉县委书记曾令举共同开启转运笼门,大熊猫“华妍”“张梦”相继奔向原野。张鸿文说,将人工圈养繁育的野生动物经过野化训练后放归自然,补充野外种群,是拯救濒危野生动物的重要手段。多年来,我国已成功开展了朱鹮、扬子鳄、麋鹿、野马等20多种野生动物放归自然工作。大熊猫受自身繁育能力低、食性单一和栖息地破碎等因素影响,其放归自然的难度远远高于其他野生动物。为此,国家林业局组织科研人员经过长期研究,在大熊猫野化训练上取得了明显成效,并从2006年起陆续将5只人工繁育的大熊猫放归野外,大熊猫放归自然工作取得初步成功。张鸿文指出,大熊猫放归自然是一项长期工作,需要在探索中不断前进。首次尝试同时将两只经过系统野化培训的人工繁育大熊猫“华妍”和“张梦”放归自然,是一次全新的科研探索,意义重大。这意味着,既要检测它们对环境的适应能力,又要观测它们同时放归野外后的生存活动。将“华妍”和“张梦”继续放归到四川省栗子坪自然保护区,必将进一步复壮小相岭山系大熊猫野外小种群,有益于实现大熊猫放归自然的目的。此次放归的两只大熊猫均为雌性。“华妍”体重80公斤,体长115厘米;“张梦”体重73公斤,体长111厘米。“华妍”“张梦”分别于2013年8月14日、2014年7月7日出生于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卧龙核桃坪野化培训基地。“华妍”历经了3年多野化培训,“张梦”跟随母亲学习了2年多野外生存技能和逃生本领。专家论证会评估认为,大熊猫“华妍”“张梦”在培训期间表现优异,先后通过了天敌识别、伴生动物识别、建立领地、寻找食物和水源等考验,从所有参与培训的个体中脱颖而出,已达到预期培训目标,可以放归自然。经过精心准备和周密安排,“华妍”“张梦”于10月19日由耿达神树坪基地运抵放归地,10月20日上午被放归自然。

中国绿色时报9月29日报道9月25日,国家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与自然保护区管理司联合甘肃省林业厅在敦煌西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放归7匹普氏野马,此次野马放归活动在甘肃尚属首次。此次放归的母马身上佩戴有我国自主研发的卫星定位手机传输系统。据介绍,甘肃敦煌西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普氏野马的原生地之一,甘肃濒危动物研究中心于1989年开始先后引进普氏野马18匹,经过20余年的人工饲养繁育,目前种群数量已达74匹。此次放归是实施“野马返乡”计划、履行《生物多样性公约》的具体行动,对保护濒危野生动物和生物多样性,恢复扩大普氏野马野生种群,强化公众保护意识,加强合作交流,提升濒危物种和生物多样性保护能力,具有重要意义。普氏野马属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历史上曾分布于我国新疆北部准噶尔盆地北塔山及甘肃马鬃山一带的干旱荒漠草原地带,是目前地球上唯一存活的野生马。由于过度猎捕、畜牧业迅速发展等人类经济活动对栖息地的破坏,普氏野马种群数量逐渐减少并濒临灭绝。在我国,普氏野马被最后确认在野外见到的时间是1969年,现野外种群已灭绝。截至目前,全球人工圈养或半散放状态下生存的普氏野马仅1000余匹。为拯救和保护处于极度濒危状态的普氏野马,我国自20世纪80年代末期起,陆续从欧洲、美国等引回人工圈养普氏野马,通过人工繁育扩大其种群,并于2001年在新疆首次实施普氏野马放归自然活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