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5万名清寒大众当作死态护林员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记者从江西省林业厅获悉,近两年,江西全力争取生态补偿政策和资金,累计向25个贫困县安排林业投资突破40亿元,让许多贫困群众吃上了“生态饭”,摘掉了“穷帽子”。江西省林业部门介绍,江西把实现生态价值与脱贫攻坚深度融合,探索生态价值转换新模式,累计向25个扶贫重点县安排林业投资突破40亿元,占同期全省林业总投资的48%,包括安排重点防护林、造林补贴、森林抚育、低产低效林改造和生态公益林补偿等项目。江西省还抓住国家开展贫困人口转化为生态护林员工作的有利契机,仅2016年就安排林业生态护林员7000人。2017年,国家又新增江西生态护林员指标3500人。按照人均1万元收入计算,仅此一项,江西就可以带动10500户、4万多贫困人口直接脱贫。此外,江西大力发展林下经济,助推林业精准扶贫,全省通过租山、入股、劳务、自主经营等形式参与林下经济的农户达318.16万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人口35.67万人。

内容摘要:2009年之前的什进村:住的是茅草屋,下雨时会漏雨;村里都是土路,孩子上学要走两三公里;石头搭个三角灶做饭,饮食卫生没保障;村里2009年之前的什进村:住的是茅草屋,下雨时会漏雨;村里都是土路,孩子上学要走两三公里;石头搭个三角灶做饭,饮食卫生没保障;村里没有娱乐设施,小孩在土地上玩耍;村民靠天吃饭,种植水稻、槟榔等作物,一年下来人均纯收入仅有2000余元;2009年之前村里没有出过一名大学生……

内容摘要:可供大型农机进村的宽阔入村大道、已具雏形的路旁新渠、渠岸茂密的绿化林、沿地头布局的饲用构树带、200多座绿色蔬菜大棚绿色随处

快过年了,农家小户忙着计算一年的收成,江西省政府也在报告一年的“发展账”。不同以往的是,这次不仅算了“经济账”,还专门汇报了“生态账”。这在江西省人代会上从来没有过。“江西的天更蓝、地更绿、水更清”——全境列入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的江西,2015年全省生产总值同比增长9.1%,增幅居全国第五位,财政收入同比增长12.7%,群众的腰包变得更加鼓起来。打造生态文明建设“江西样板”的创新实践,让这个中部地区的欠发达省份,变得腰杆更直、底气更足。天蓝水清的美丽家园——正确政绩观就是让群众过上好日子“山水武宁”,名不虚传。九江市武宁县不仅山村秀美宁静,连县城也如同景区般,空气都是甜丝丝的。目前全县有长寿老人943名,其中百岁以上老人9名。外地来这儿旅游的人逐年增多,不少人还买了房子。“冬天就开始赚夏天的钱了。”在罗坪镇长水村,村民万里云笑着说:“每年夏天,村里的客栈和民宿都很紧俏,现在已有40多户家庭下单预订了。”长水曾是全国林改第一村。“原来是砍树换钱,如今是看树赚钱。游客吃完饭,带点竹笋、香菇、蜂蜜走,生意旺得很。”不少村民表示,加入生态养生旅游行业后,真真切切感受到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2011年,武宁县委确定了“农村园林化、园区城市化、城区景观化、城乡一体化”的发展思路,响亮提出“禁伐二十年,呵护原生态”,开始了可持续、生态化发展的历程。5年来,全县清理养殖网箱2.5万只、库湾328座;造林绿化30万亩,新增绿地1700多公顷;关停环保不达标企业50余家;在1280个自然村实施了清洁工程,农村垃圾无害化处理率达82%。事非经过不知难,“难在画好一张图,不翻烧饼不折腾。”武宁县委书记沈阳说,敷衍塞责容易,守土尽责就要上联天线下接地气,知民情顺民意。他认为,武宁的今天,既靠绿色发展理念支撑,也得益于正确政绩观的指导。2015年11月,武宁县被评为江西省首批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县。一同脱颖而出的,还有赣州市崇义县、南昌市湾里区、上饶市婺源县、萍乡市芦溪县等。这些过去因GDP、财政收入“靠后站”的小县小区,意气风发地登上了领奖台。崇义县委书记许志辉表示,考评体系向生态倾斜,让生态福祉人人共享,这样的政绩观让他们找到了感觉,找准了位置。以打造生态文明建设“江西样板”为己任,江西省从制定绿色规划、发展绿色产业、实施绿色工程、完善绿色制度、打造绿色品牌、培育绿色文化6个方面,明确了思路和举措。“大河有水小河满。”万里云说,长水村的“生态饭”吃得有滋有味,靠的就是生态文明这棵枝繁叶茂的大树。转型升级的绿色引擎——生态文明建设带来了绿色GDP凤凰山下陶溪川,正与丹麦、土耳其几位艺术家筹备国际艺术家工作室的美国人瑞恩说:“在景德镇,我终于找到了感觉。”陶溪川文化创意园占地170亩,建在“宇宙陶瓷厂”旧址上——这里当年是中国陶瓷最早由烧柴转为烧煤的地方。曾经“一里窑,五里焦”的景德镇,要穿越千年窑火、涅槃转型,殊为不易。“二次创业不能走损害环境的老路。”景德镇陶文旅集团董事长刘子力激情澎湃,“我们这里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两万余‘景漂一族’,这儿将成为独一无二的创业者造梦空间。”2015年,“生态古城、艺术之都”景德镇游客接待量比上年增长1/5,旅游总收入增长三成。“风景这边独好”,旅游业是江西的一扇窗口。“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是许多游客喜爱江西的原因。江西拥有125个中国传统村落、116个省级以上历史文化名村名镇、121个A级乡村旅游景区。据统计,2015年江西省乡村旅游接待总人次1.9亿,乡村旅游总收入1800亿元,较上年均有约1/4的增长。自然生态好,资源禀赋佳,还需要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欠发达的江西如何与全国同步实现全面小康目标?江西作出了“绿色崛起”的战略选择。现在,生态优势正成为进位赶超、绿色崛起的比较优势和后发优势。江西省以生态文明建设倒逼产业转型,以产业结构优化推动资源利用方式转变,走科技含量高、经济效益好、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的现代产业发展道路。产业形态“低碳化”,更成为许多市县的转型方向。绿色发展的制度保障——制度建设给绿色发展添动力增活力追求“绿富美”的良好意愿,需要制度的坚强保障。江西先行先试,加快构建有利于生态文明建设的制度体系,增强绿色发展的动力和活力。全省生态空间保护红线、水资源管理红线、永久基本农田红线“三条红线”被逐步划定,在生态环境脆弱地区有序实现耕地、河湖休养生息,严格执行项目环评,完善环境监测网络,从严控制高耗能、高污染、资源性项目。其中,赣州市为保护好东江和赣江源头,关闭和搬迁影响环境的企业2500多家,拒绝“三高”项目3100多个……2013年开始,江西省对所有县实行科学发展分类考核,建立完善生态文明建设考核评价体系,把生态文明建设纳入领导干部年度述职重要内容,将资源消耗、环境损害、生态效益等纳入领导干部政绩考核体系,逐步提高生态考核权重,引导形成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绿色政绩观。生态环境问责机制也随后出台,实行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任期重大环境损害责任终身追究制。2014年,东江源生态保护补偿规划出台,这是江西省首部生态保护补偿规划,困扰人们多年的东江源保护难题有望破解。在此前启动的袁河流域萍乡、新余、宜春三市水资源生态补偿试点中,探索实现跨行政区交接断面水质、水量控制目标,袁河水质恶化趋势得到有效遏制。按照责任共担、区别对待的原则,江西省将辖区内鄱阳湖流域、九江长江段和东江流域均纳入补偿范围,涉及所有100个县,首期募集全省流域生态补偿资金20.91亿元。“这意味着江西成为全国流域生态补偿覆盖范围最广、资金筹集量最大的省份,实现了自筹资金、跨流域横向补偿等几大政策领域的创新突破。”江西省发改委主任吴晓军说。2015年11月,江西更公布了省级“总河长”及省级负责河流“河长”名单,省委书记强卫担任省级“总河长”,省长鹿心社担任省级“副总河长”,就此构建了省、市、县三级“河长”组织体系,进一步创新河湖管理与保护制度。

记者10日从四川省林业厅了解到,今年前3季度,四川累计落实生态护林员公益岗位5万个,将带动至少8万人稳定脱贫。把重点项目投入贫困县特别是深度贫困县,最终实现生态保护和增收并举,是四川林业扶贫的经验之一。四川省林业厅统计,今年前9个月,全省累计投入贫困县省级以上林业项目资金47.5亿元,占全省的62.7%。此外,四川还累计向88个贫困县分解下达2017年公益林建设任务36.9万亩、退耕还林39万亩,均超过全省同期总量比例的82%。四川是全国最早启动生态护林员公益岗位试点的省份之一。而所有的生态护林员均要从贫困户中遴选出来,这是去年四川启动政策试点时即明确的原则。“四川的现实是:贫困县与生态资源富集区、管护力量薄弱区高度重合。”四川省林业厅相关负责人介绍,四川扶贫攻坚主战场“四大片区”现有森林面积1.91亿亩,自然湿地2237万亩,均超过全省总量的一半。今年前3季度,四川累计统筹中央和省级补助资金2.68亿元,累计落实生态护林员公益岗位5万个,比去年增加一倍。仅生态护林员一项,就将带动至少8万人稳定脱贫。四川还整合森工企业、国有林场、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等国有林业单位安排管护资金,累计为周边贫困县提供国有林管护公益岗位2000个。“2018年起,四川将按照每年不低于3000万元安排省级财政林业产业补助资金,为各贫困县提供资金支持。”四川省林业厅相关负责人说。

什进村是海南省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下属的一个山区黎族自然村,是保亭县最贫困村庄之一。2009年12月,《国务院关于推进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发展的若干意见》正式印发,标志着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有着良好自然资源、特色文化风情的什进村迎来了“春天”。2010年4月13日,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在什进村调研时指出:“扶贫开发要因地制宜、因势利导,在整体推进的同时一定要突出重点,着力解决困难户的脱贫致富问题,让国际旅游岛建设真正成为惠民工程。”

可供大型农机进村的宽阔入村大道、已具雏形的路旁新渠、渠岸茂密的绿化林、沿地头布局的饲用构树带、200多座绿色蔬菜大棚……绿色随处可见,这是记者到兰考县小宋乡东邵一村采访沿途看到的情景。

2010年4月22日,北京春光集团入驻什进村,成立海南三道湾大区小镇旅业有限公司,探索将旅游开发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和农业产业结构调整相结合,构建农旅相融、以旅促农的新型发展道路。

记者从兰考县政府获悉,今年3月刚刚摘掉“贫困帽子”的兰考县,在去年造林千万株的基础上,今冬明春将再造林750多万株。届时,兰考不仅将有一半村庄基本建成美丽乡村,而且全县也将初步换上新“绿装”。

保亭县扶贫工作办公室主任周贤亮介绍,什进村利用毗邻槟榔谷和呀诺达两大景区的地理优势,实施“大区小镇新村”扶贫开发模式,以实施村企合作建设为引领,推动“旅游+”与脱贫攻坚深度结合。“整村推进的扶贫模式就像大河与小溪的关系,个人脱贫不行,要整体脱贫。大河有水,就会流向小溪。”周贤亮如是说。

换“绿装”既要“好看”,也要经济效益。按照计划,利用今冬明春的冬闲,兰考县规划将建设生态林和经济林3.15万亩、约755.6万株;引黄河水2.2亿立方米;引导种植10万亩饲草用构树林,满足全县未来50多万头牛羊驴的规模养殖;还将新建1万亩大棚温室。

什进村细化“大区小镇新村”开发模式内容,提出了“旅游+农业”“公司+农户”的发展形式,即在没有征地、土地所有权仍归村集体、基本农田不动的前提下,由公司出资、建设、管理和运营,打造“生态农村、旅游农业、文化农民”的社会主义“新三农”。“大区小镇新村”扶贫开发模式使得村民收入渠道增加,获得了安置房产、育苗补偿、土地分红等8项收益;创造了良好的就业创业环境,吸引了大量村民返乡在家门口就业创业;村民享受到公司提供的老人补助、伤残补助、教育补助等各项社会福利。

此外,通过换“绿装”、发展绿色产业,兰考县计划在去年首批完成36个美丽乡村建设的基础上,今冬明春再建设202个美丽乡村。届时,兰考县美丽乡村占比将达到50%。

“青山还在,绿水不改,粮田未减,但村美了,楼新了,人富了,什进村实现了华丽蜕变。”驻村干部苗蕊说。

兰考县县长李明俊说,通过利用冬闲在农村开展造林绿化、水利建设、廊道建设、经济建设和美丽乡村建设等五项重点工作,为兰考县换上“绿装”,是全县脱贫后,以“绿”字为核心,进一步提升发展环境,夯实发展基础的需要。

2014年,旧貌换新颜的什进村被评为首批“中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大区小镇新村”扶贫开发模式实施的布隆赛项目先后获得“海南省国际旅游岛新农村建设示范项目”“海南省特色民居示范村”“海南省整村推进示范项目”“海南省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项目”等荣誉。

2016年冬,兰考县启动了旨在提升发展环境的农村五项重点工作。自实施以来,兰考县已完成造林5.3万亩、1168.6万株,建设国储林1.4万亩,建成桥涵闸、涵管桥、桥梁800多座,清淤、开挖河道625公里,新建农业大棚和温室3800多个。

2017年,什进村人均纯收入达到1.75万元。早已摘掉贫困村“帽子”的什进村更是吸引了在外工作的村民回家创业,28岁的黎族姑娘林维就是其中之一。2014年,看到变美丽的家乡大力发展休闲旅游,在三亚市从事旅行社工作的林维回到家乡,将自家的小楼变成特色民宿,开发了识别热带作物、观赏热带自然美景、体验黎苗乡土文化等休闲旅游项目。林维告诉记者,现在一家人种植水稻和瓜菜,加上体验、民宿、餐饮等旅游服务的收入每月可达到1万元,休闲旅游收入已占总收入的七成。

2017年,保亭县11个实施“整村推进”模式贫困村退出贫困村行列,其中两个贫困村与什进村相邻,“传导效应”明显。周贤亮说:“什进村作为实施‘整村推进’计划和‘大区小镇新村’扶贫开发模式脱贫的自然村,有着重要的引领和传导作用。下一步,我们将以什进村为启动点,以点串线,整合周边贫困村资源,在区域内形成一个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复合型旅游景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