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香信里见担负

图片 1

图片 2

小蘑菇里见担当

图片 3

内容摘要:历史不会忘记,农民收入一直领跑全国的浙江,几乎每个县都设立过食用菌办公室。而每一个食用菌办公室里,一定出现过上海市农科院历史不会忘记,农民收入一直领跑全国的浙江,几乎每个县都设立过食用菌办公室。而每一个食用菌办公室里,一定出现过上海市农科院科研人员的身影。

新年以来,广西林业科学研究院喜事连连:广西院士后备培养工程的第二批5位人选“金榜”发布,广西林科院2位专家榜上有名,在自治区级科研机构中独领风骚;作为国家层面“知识产权试点单位”,连续多年专利申请量和授权量稳居广西科研单位前三强。无论博士、硕士还是高级职称人员,均占在编人数大半的广西林科院,科研实力和成果贡献都处在全区科研单位的排头兵地位。国家林业和草原局2018年底发布的分析报告披露,30多年间,广西林科院专利公开量、授权量在全国省区级林科院中排名第一,成为当之无愧的林业科研排头兵。综合体现科研规模和成效的到位科研经费,广西林科院在2017年翻番增长后再上新台阶,2018年达1.5亿元,增58%,主要来源于国家层面的科研投入。增长速度和经费投入无论与区内各行业各领域科研单位相比,还是与兄弟省区市林科院相比,都位居前列。2018年,广西林科院新增3个省部级科技创新平台:以蒋剑春院士为依托的“广西非木质产品加工”院士工作站;“广西林业有害生物天敌繁育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获得立项;南方木本香料科技创新联盟获国家林业和草原局首批认定,成为广西林业第一个国家级的创新联盟。新组建了“林木内含物有效成分合成代谢研究”和“分子育种研究”2个基础研究团队,补齐基础研究的“短腿”,与应用研究形成优势互补新格局。在生态建设、木材加工、土壤肥料、转基因育种等研究领域,从区外引进7位尖端权威担任团队首席专家。广西林科院以东盟国家为重点,对外交流合作不断拓展,2018年澜-湄合作专项资金项目顺利实施,中国-东盟林业科技合作研讨会如期举行,自治区林业局与老挝沙耶武里省签署了合作备忘录。2018年10月,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批复同意,在南宁市建立广西东盟林业科技示范园区,成为广西与东盟林业科技合作交流、技术创新示范的新平台,这也是我区第一个国家林业科技示范园区。(记者袁琳通讯员覃聪颖)

——写在第九届世界食用菌生物学与产品大会之际

内容摘要:近日,在山东省广饶方华食用菌有限公司出菇车间内,工人正在装运成熟的白玉菇。该公司一直以产品质量作为核心竞争力,生产全程实

这些身影,促成了南菇北移,形成了东菇西进的产业大势。

本网记者 胡立刚

近日,在山东省广饶方华食用菌有限公司出菇车间内,工人正在装运成熟的白玉菇。该公司一直以产品质量作为核心竞争力,生产全程实现可追溯,培育出独具特色的白玉菇、蟹味菇等多个产品,着力打造生态、绿色、环保的特色农产品品牌,产品供不应求,远销国内大中城市,以及日本、韩国、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日出菇量达到20余吨。

一代又一代科研人员来自五湖四海,相聚在同一个地方——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研究所,又从这里出发,践行着他们的责任担当。

历史不会忘记,奔向富裕的浙江几乎每个县都设立过食用菌办公室,每一个食用菌办公室里,一定出现过上海市农科院科研人员的身影。这些繁忙的身影,促成了南菇北移。

近日,记者走进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研究所,站在陈梅朋老先生的塑像前,听科研人员讲述科研人员和蘑菇的故事。

随着一代又一代身影的远去,东菇西进成了产业大势,如今,新一代上海农科人的身影,守护着世界级生态岛,也出现在边疆,用小小的蘑菇,献礼乡村振兴。

一个所“托起”一个产业

一代又一代投下身影的农科人,来自五湖四海,相聚在同一个地方——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研究所,又从这里出发,践行着他们的责任担当。

2018年11月中旬,第9届世界食用菌生物学与产品大会在上海召开,除了东道主中国,共有29个国家的科研和产业界人士共600多人参会,美国、英国、德国、荷兰等发达国家悉数在列。食用菌生物学与产品大会创始人张树庭教授和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食用菌产业“领头羊”李玉等业内权威欢聚一堂。其间,记者听到共同的心声:如果没有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研究所,也许,中国食用菌产业40年增长700倍的奇迹就难以出现。

在筹备第九届世界食用菌生物学与产品大会期间,记者走进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研究所,站在陈梅朋老先生的塑像前,听科研人员讲述蘑菇的故事。

在题为《迎接食用菌产业4.0时代的到来》的讲座中,李玉院士从育种、栽培、深加工3个方面回顾了世界食用菌产业的发展历程。他强调,作为中国建制最早的食用菌专业研究所,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研究所在食用菌纯菌种制备、杂交育种理论及技术开发、野生食用菌人工栽培技术开发以及代料栽培理论和技术研发、工厂化生产等方面作出了里程碑式的贡献。

因为这些故事,当记者在第九届世界食用菌生物学与产品大会期间听到
“如果没有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研究所,也许,中国食用菌产业40年增长700倍的历史将被改写。”这句话时,不仅没有出现职业性质疑的情绪,反而为他们感到骄傲。

谭琦现为上海市农科院副院长,曾担任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研究所第七任所长,2014年,他被选为世界食用菌生物学与产品学会主席。在大会致辞时,谭琦首先向食用菌产业各位前辈特别是向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研究所第一任所长陈梅朋致以特别的敬意:“陈老先生改变了我国一直依赖购买国外菌种的局面,把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研究所从研究单一的菌菇发展到专业化科研机构,研究方向覆盖了栽培、育种等环节。”

一个所“托起”一个产业

“我们所就是这么一代带一代,抓住科研、推广应用这两大关键,不断壮大,一代又一代前赴后继推动中国食用菌产业的发展。”第八任所长张劲松说。

第九届世界食用菌生物学与产品大会盛况空前,除了东道主中国,共有29个国家的科研和产业界人士共600多人参会,美国、英国、德国、荷兰等发达国家悉数在列,食用菌生物学与产品大会创始人张树庭教授和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食用菌产业领头羊李玉等业内权威欢聚一堂。

记者了解到,如今,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研究所旗下有国家食用菌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农业农村部南方食用菌资源利用重点实验室等一批国家级、部级科研平台,同时还拥有上海出口食用菌优良菌种标准化繁育中心、上海市农业遗传育种重点实验室菌物分室等多个省级科研平台,所内设置有食用菌遗传工程、资源与种质创新、生理与设施栽培、加工与发酵技术、产业经济与信息等5个研究方向。

记者了解到,本次大会共有100多场专题讲座,李玉院士的讲座开启了热潮。

围绕科技和产业这两大关键,该所共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5项、国家发明奖1项、省部级奖55项。近年来,相继获得上海市科技进步一二三等奖及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坚守科技、产业双轮驱动的初心

在题为《迎接食用菌产业4.0时代的到来》的讲座中,李玉院士从育种、栽培、深加工三个方面回顾了世界食用菌产业的发展历程。作为中国建制最早的食用菌专业研究所,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所在食用菌纯菌种制备、杂交育种理论及技术开发、野生食用菌人工栽培技术开发以及代料栽培理论和技术研发、工厂化生产等方面做出了程碑式的贡献。

张树庭教授被誉为中国食用菌产业的“传道者”,他指出,未来食用菌产业要适应饮食、环境等快速变化带来的压力,只有把学术和产品有机结合才能更好地适应这些变化。2005年,第5届世界食用菌生物学与产品大会和第9届世界食用菌生物学与产品大会都在上海召开,是颁发给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研究所坚守科技和产业双轮驱动初心的最好奖牌。

谭琦现为上海市农科院副院长,曾任职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所第七任所长,2014年被选为世界食用菌生物学与产品学会主席。在本届大会致辞时,谭琦首先向食用菌产业各位前辈特别是向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所第一任所长陈梅朋致以了特别的敬意。陈老先生改变了一直依赖国外购买菌种的局面,首次成功利用稻草试种草菇,首次成功以猪牛粪代替马粪与稻草堆制发酵后栽培蘑菇并推广到全国,等等成就在推动中国食用菌产业的同时,把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所从研究单一的菌菇发展到专业化科研机构,研究方向覆盖了栽培、育种等环节。

记者发现,本次大会讲座内容包括资源多样性分类及野生菌、组学和生物信息学、遗传育种、产业经济与文化等9个方面,除了病虫害方面,以张劲松、鲍大鹏、黄建春等这些科研骨干为代表的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研究所科研人员表现相当活跃,在组学及生物信息学、活性成分及营养和药用价值、产品质量和安全这3个方面,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研究所科研人员显示出了很强的比较优势。

“我们所就是这么一代带一代,抓住科研、推广应用这两大关键,不断壮大,一代又一代前赴后继推动中国食用菌产业的发展。”第八任所长张劲松说。

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研究所党总支书记、副所长鲍大鹏告诉记者,食用菌所要实现国际著名、国内领先、综合实力最强,并在关键技术领域、自主创新核心技术上有重大突破的综合型食用菌研究机构,必须秉承小所大愿景、小蘑菇大产业、小学科大研究的志向。

通过张劲松了解到,如今,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研究所旗下有国家食用菌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农业部南方食用菌资源利用重点实验室等一批国家级、部级科研平台,同时还拥有上海出口食用菌优良菌种标准化繁育中心、上海市农业遗传育种重点实验室菌物分室等多个省级科研平台,所内设置有食用菌遗传工程、资源与种质创新、生理与设施栽培、加工与发酵技术和产业经济与信息等五个研究方向。

那么,如何把小所大愿景、小蘑菇大产业、小学科大研究的志向体现在时代洪流和具体的工作中呢?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研究所科研人员用时代特色的技术和产品的结合作出了回应。

因为围绕科技和产业这两大关键,该所共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5项、国家发明奖1项、省部级奖55项。近年来,相继获得上海市科技进步一、二、三等奖及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在世界生态岛崇明,一种能高效消化秸秆又能产出受市场欢迎的“大球盖菇”产业模式正在推向上海其它地区。这是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研究所经过3年多努力结出的科研成果,即解决了大球盖菇商品性难题,又把秸秆变成了有机肥,这项技术将快速在上海推广。

坚守科技、产业双轮驱动的初心

因为这个模式,曾经无人喝彩的上海本地大球盖菇被称为赤松茸、松茸菇,1到3月最低市场价格每公斤超过20元,无疑是科技和产业双轮驱动的生动案例。

张树庭教授被誉为中国食用菌产业的传道者,他在大会致辞中再三强调学术和产品有机结合的重要性,他指出,未来食用菌产业要适应快速变化的饮食、环境等变化带来的压力,学术和产品的结合才能更好地适应这些变化。

记者了解到,不仅在上海,在中西部,甚至在边疆,特别是在脱贫攻坚的地方,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研究所研究人员科技和产业结合正四面开花结果。

2005年第五届世界食用菌生物学与产品大会和第九届世界食用菌生物学与产品大会在上海召开,是颁发给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所坚守科技和产业双轮驱动初心的最好奖牌。

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研究所副所长、上海市食用菌产业体系首席科学家黄建春告诉记者,只要坚守技术和产业双轮驱动的理念,食用菌产业在乡村振兴、特别是扶贫攻坚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产业和生态融合优势。

记者发现,本次大会讲座内容包括资源多样性分类及野生菌、组学和生物信息学、遗传育种、产业经济与文化等九个方面,除了病虫害方面,以张劲松、鲍大鹏、黄建春等这些科研骨干为代表的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研究所科研人员表现相当活跃,在组学及生物信息学、活性成分及营养和药用价值、产品质量和安全这三个方面,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研究所科研人员显示出了很强的比较优势。

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研究所党总支书记、副所长鲍大鹏告诉记者,食用菌所要实现国际著名、国内领先、综合实力最强,并在关键技术领域、自主创新核心技术上有重大突破的综合型食用菌研究机构,必须秉承小所大愿景、小蘑菇大产业、小学科大研究的志向。

那么,如何把小所大愿景、小蘑菇大产业、小学科大研究的志向体现在时代洪流和具体的工作中呢?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研究所科研人员用时代特色的技术和产品的结合做出了回应。

在世界生态岛崇明,一种能高效消化秸秆又能产出受市场欢迎的“大球盖菇”产业模式正在推向上海其它地区。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所科研骨干陈辉和他的团队经过三年多探索,通过技术突破,形成了秸秆栽培大球盖菇的技术,即解决了大球盖菇商品性难题,又把秸秆变成了有机肥。今年夏天,为了尽快推广该技术和模式,上海市农委农机化办公室专门组织相关人员论证,并形成了推广的论证意见。

因为这个模式,曾经无人喝彩的上海本地大球盖菇被称为赤松茸、松茸菇,1到3月最低市场价格每公斤超过20元,无疑是科技和产业双轮驱动的生动案例。

记者了解到,不仅在上海,在中西部,在边疆,特别是在脱贫攻坚的地方,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研究所研究人员科技和产业结合正四面开花结果。

在西藏亚东县,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研究所科研人员利用科技和产业双轮驱动,探索出亚东生态扶贫模式,亚东黑木耳特色传统产业因此对接上现代食用菌工厂化模式,处理好了经济增长和生态环境保护的关系,为亚东县成为西藏自治区首批脱贫的5个县区之一做出了应有贡献。

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研究所副所长、上海市食用菌产业体系首席科学家黄建春告诉记者:食用菌产业在乡村振兴中、特别是扶贫攻坚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产业和生态融合优势,只要坚守技术和产业双轮驱动的理念,针对性地付诸实施,上海市农科院食用菌研究所必将担当起更多的产业责任和社会责任。

责任编辑:朱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