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罕坝的“水泥灰传说”③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以树干为中心,在树冠八分之一面积的扇形区域,用小耙锄把土壤刨开10厘米深,仔细翻找后,未发现虫蛹,王瑞忠这才放了心。王瑞忠是塞罕坝机械林场下属大唤起林场的护林员,也是虫情监测员。8月21日,记者采访时,他正在大唤起林场小梨树沟营林区西坡做虫情预估,依据是土层里发现的虫蛹数量。走下山林,只见落叶松棵棵翠绿挺拔。“这片林子5月底时进行过喷烟杀虫,现在基本上看不到落叶松尺蛾了。”塞罕坝机械林场森林病虫害防治检疫站党支部书记刘广智介绍。人工纯林抗逆性较差,易出现病虫害,而塞罕坝百万亩林海大多是人工纯林,森防任务之重可想而知。近年来,物理、生物方法,仿生、植物源制剂杀虫成为主流。记者发现,几株松树有些异样,树干上怎会缠有胶带?原来这是消灭害虫的“机关”。落叶松毛虫有沿树干爬上爬下的习性,胶带上涂抹胶水,它们经过时就会被黏住,动弹不得。十多年前,虫害多发,一些毒性较强的药剂也有时会拿来使用。如今这种情况已经在塞罕坝杜绝。“苦烟乳油,是植物提取物。5月底,喷烟杀虫时添加的就是它,无毒副作用。”走进小梨树沟营林区库房,大唤起林场森保股股长邹建国指着一瓶制剂介绍。使劲按压打气筒般的启动装置,烟雾机在一阵轰鸣声中发动起来。药剂与柴油按1:40比例混合,在烟雾机的加热下不完全燃烧,变成烟从排气口冲出,稍作盘旋后慢慢飘向空中。在每年的5月底6月初,落叶松尺蛾等幼虫需大量进食,对林木破坏最大,喷烟杀虫也在这段时间进行。清晨、傍晚山林里气压低、无风,正是喷烟好时机。技术员、工人需要在凌晨二三时起床,晚上八九时回家,其中辛劳可想而知。驱车离开时,道路两侧松林随着山脉起伏,无边无际,森防人忙碌的身影不断浮现在眼前。正是有了他们的艰辛付出,这片林木才能远离疫病,昂首屹立于群山之上,迎战阵阵风沙。山鼠,也叫红毛耗子,体型粗胖,尾短。主要危害落叶松、樟子松、云杉等幼树,其往往会环剥树干,造成树木枯死。一处幼林区里,三个木架高出树尖约两米,木架顶部有长约1米的横梁。林场人称之为召鹰架,它能吸引老鹰等猛禽在此停留,捕猎山鼠。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捕鼠夹、诱捕井等也会在鼠类较多的地方布设。回到办公室,刘广智开始翻看监测员们上交的记录。“我们每年要对10多万亩森林进行病虫害防治,能挽回7万立方米可能损失掉的木材。相比防治,我们更希望森林免疫能力得到提升。通过自控,森林有害生物数量就能稳定在不成灾水平。”刘广智说。

塞罕坝,既是林场,也是景区。1993年,塞罕坝国家森林公园正式成立,随着游客不断增多,其接待能力也在逐步提升。8月22日,驱车行驶在塞罕坝机械林场,映入眼帘的是乌黑平整的沥青路、规范便捷的景区设施、温馨整洁的住宿环境……北京市民李响说,每年他都会带着家人来塞罕坝住上几天。这里人不太多,交通、游玩的设施越来越好。“在不损害生态环境的前提下,林场会尽量改善景区条件,让游客能更好领略大自然之美。”塞罕坝机械林场森林旅行社经理闵学武说。1999年,塞罕坝共有旅馆、饭店60家,床位3500张。2016年,塞罕坝旅馆、饭店数量达到118家,床位超过11000张。尽管如此,十多年间,各处住所、景点虽经不断升级,但占地规模几乎从未扩大。游客最为集中的森林小镇,东西主路全长1.2公里,南北主路全长500米,十多年里小镇一直是这个规模。林场120家旅游接待单位,占地面积至今仍不足560亩,不到林场总经营面积的万分之四。从大片荒芜,到游人如织,塞罕坝旅游靠的是好生态。林场强调发展旅游要以保护为先,实现可持续发展。以闵学武负责的旅行社为例,总场并没有下达利润指标,而是希望他们在讲解景点时侧重讲森林、湿地的生态功能,借此增加游客环保意识。“我给这种讲解起了个名字,叫‘森林课堂’,很多人听了都说终生难忘。”闵学武说。2007年前后,林场对多个景点进行升级。七星湖木屋等多处设施停用,更宽、更长的木栈道相继修建,为的都是保护环境。每年3月15日到6月15日,是林场的防火紧要期。这段时间,不少游客也会来游玩。在售票处、稽查站、防火检查站等地,林场职工会对游客说明防火的重要性,劝导游客不要进入林区。同时,林场也会主动发布禁入公告。每年七八月份,旅游进入旺季。来客多集中在周末到达,床位不足现象偶尔出现。“对无法住宿的游客,我们会劝导其到附近的御道口、乌兰布统等地寻找住处,毕竟这两个景点距此只有十几公里的距离。游客到塞罕坝,这两处也多是要去的。”闵学武说。“1993年以来,塞罕坝已累计接待游客520万人次,门票收入达3.3亿元。去年,塞罕坝接待了逾50万人次游客。有人说,这里完全可以承受100万人次游客,林场也会年增收4000万元。但旅游发展过快势必会破坏环境。50多年才形成的好生态,一旦破坏了,是多少年的努力也换不回来的,这个账一定要会算!”闵学武说。

“你看,这些幼苗,像不像刚出生的婴儿?”8月18日,在塞罕坝机械林场长腿泡子营林区西山造林地块,塞罕坝机械林场总场林业科副科长范冬冬,看着眼前这些云杉、樟子松、落叶松幼苗,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语气、眼神里充满着怜爱。眼前的这些小树苗每株大约有25厘米高,整整齐齐地在山坡上排列着,迎风微摆,生机初现。让人感叹的是,这些今年春季新栽植的小树苗,在来这里安家之前,务林人已经精心照顾他们好几年了。在塞罕坝造林,育苗是关键环节。以樟子松为例,幼苗先要在大田里长上两年,然后在容器桶里再长两年,等养得壮壮实实之后才会被栽植。而云杉幼苗的培育过程更长,需要五年。务林人习惯于把对树的管护称作“抚育”,和抚育孩子的抚育同义。在他们看来,对待树,就要像对待孩子一样精心。范冬冬说,孩子不舒服会说会哭,树不会说话,不会哭,所以我们对树要比养育孩子还要细心、耐心。护林员王海涛正在现场整理树苗,他告诉记者说:“现在这个季节阳光充足,气温适宜,这些小树苗正在茁壮生长。但周边野草也会吸收养分、挡住光照,影响幼苗生长,林场每年都要集中开展一两次割灌、除草行动。日常护林员也会进行巡查,修补围栏。”说话间,王海涛把一株有点歪斜的落叶松幼苗正了正,然后用手培实了土壤。到了冬天,气温会下降到零下三四十摄氏度,这些幼小的生命如何扛得过?范冬冬说,冬天的低温并不十分可怕,最怕春天刮大风,落叶松还好,云杉、樟子松的幼苗就要经受严峻考验了。春季的大风会带走幼苗身上的部分水分,而幼苗的根扎得并不深,土壤还未化冻,如果没有保护,幼苗就会因为缺水造成生理干旱而死亡。为呵护这些幼小的生命,塞罕坝机械林场独创了“埋土防寒”技术。上冻之前,多是在10月中上旬,管护人员会把幼苗装入“襁褓”:先取一锹土放在树苗旁边,然后把树苗的枝叶弯曲约30度压在这锹土上,再用土把整个树苗全部埋好。躲过了大风,来年四五月份,土壤化冻约20厘米后,管护人员就会小心翼翼地把土壤移除,这些小生命就会重新沐浴在阳光下,开始新一轮的生长。两三年后,这些苗木适应了山场气候,冬季就不再需要埋土了。但除草工作还要继续进行,直到管护人员认定它们已经能够正常生长。抬头间,看到远处的沙丘正在虎视眈眈。沙地、林地短兵交接,这些幼苗真的能长大吗?范冬冬往身后的远山一指,“看,那边不是已经有成熟的大片松林吗!”“再过40多年,这片小树苗也会长成大树。”80后的范冬冬说,“那时我都退休了,不过没关系,看着这些幼小生命一天天长大,就是件特别让我有成就感的事儿。”

8月19日,在塞罕坝机械林场马蹄坑天然次生林改培基地,高大的白桦树稍显稀疏,它们中间,一米多高的樟子松、落叶松、油松等棵棵挺立。林下,各种灌木和青草铺陈开来,一朵朵紫色、黄色的小花点缀其上,生动而有韵味。展示牌上两张照片的对比显示了林子的变化。2013年之前,这里密密麻麻地生长着白桦树。如今,这里林木高低搭配、多树种结合,已形成颇似景观林的针阔混交林。“通过间伐、抚育等,使林子的植被关系同天然森林相接近,把林子培养成混交、异龄、复层林,我们称之为近自然管护。”塞罕坝机械林场总场林业科工作人员郭志睿介绍。郭志睿拿出一块三四厘米厚、半径约10厘米的圆盘:“这叫解析木,是当年从这里的一棵白桦树树干上截取的。通过上面的年轮线,就可看出当年这片林子的状态。”只见解析木中心年轮线间隔较大,而它的边缘,年轮线却很密实。郭志睿解释,年轮线间隔较大,说明林木长得较快;年轮线密实,说明生长变得缓慢。密实的年轮线出现在边缘,说明林木后期的生长速度已大不如前。经研究,树种单一、株距过密是其主要原因。按照近自然理念,林场决定把这片纯林间伐,让其变身混交林。2013年,这片516亩林子的间伐正式开始。伐前,每亩白桦树的株数是68株。伐后,每亩只保留15株左右。采伐时,施工人员会刻意把长势相对较好的白桦树留下。2014年,云杉、樟子松、油松、落叶松等纷纷落户,针阔混交林逐渐形成。间伐不仅腾出了空间,还增加了林子的通透性。微生物开始活跃,枯落层加速分解,养分逐渐充足。如今,多年未生长的白桦树开始变得粗壮,新栽植的云杉、樟子松、油松等长势喜人,林下的稠李、野蔷薇等开出了鲜花,整片林子变得更加多彩。走进林子,脚下倍感松软。一只松鼠不知从何处蹿出,转眼间就消失在了林子深处。灌木、花草多了,獾子、松鼠、啄木鸟等也成了这片林子的常客。野生动物的造访有助于树种发育;益鸟来了,害虫就有了天敌。近自然经营让林子变得更健康。护林员杨春友告诉记者,以前这里给人的感觉比较压抑,林下连草都很少,游客基本不会在此停留。如今,不少游客会在这里停留拍照,甚至想进林子里游玩。“不过,我们会提醒游客不要进去,否则会把松树幼苗踩断。林子外面设有围栏,稍有破损我们就会抓紧修复。”杨春友说。“近自然管护让林木数量和质量都得到了提高。目前,塞罕坝单位面积林木蓄积量是全国人工林平均值的2.8倍。塞罕坝荒山造林任务很快就全部结束,我们会把主要精力转移到近自然管护上,让林子更健康。”塞罕坝机械林场总场林业科副科长常伟强表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