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金食品中标储备猪肉收储

半年报业绩不振,让高金食品在资本市场很难抬头。但最近随着土地改革概念股遭爆炒,一则“公司在市郊拥有270万亩农地”的消息,瞬间让高金食品扬眉吐气,股价从最低点4.38元飙涨到25日收盘时的6.56元,累计涨幅近50%。
《金融投资报》记者获悉,因股票出现异动,公司也在查找原因,其证券代表韩斌说:“董秘已经跟管理层确认过了,最近没有重大消息披露。而关于市场上公司市郊有270万亩农地的说法,董秘也是莫名其妙。”韩斌表示,公司没有这些土地,而且消息表述语焉不详,也存在疑问。
市场资金捕风捉影
近期有消息传出,高金食品在市郊有270万亩农地,将受益于土地流转政策,在受益概念股中排名第一。该消息一经传出,高金食品在资本市场瞬间变得抢手。中秋节后第一个交易日上涨3.07%,次日又大涨4.56%,25日更是开盘不久就迎来涨停,上涨势头十足。
韩斌告诉记者,看到公司股价接连三天出现异动后,公司上下就开始寻找原因了。“公司近期经营稳健,没有什么重大信息要披露,所以对股价的强势上涨我们也很纳闷。直到看到公司在近郊有270万亩农地的消息,我们才明白原因。”但韩斌表示,“董秘也莫名其妙,我们都没有听说过。”
韩斌认为该消息漏洞颇多:“消息上只有‘市郊270万亩农地’这几个字,但市郊是哪个市郊也没写明。另外,这270万亩农地的统计途径也不清楚,是公司子公司所有农地加起来还是上市公司直接所有的都很模糊。”
不过,韩斌同时也表示能理解资本市场上对土地改革热点的爆炒,但他强调公司并没有所谓的这些农地:“公司以猪肉销售为主,即便有土地,也只是屠宰场,并没有农地。”
记者查阅公司2012年年报也没有发现有所谓270万亩农田一说,在年报中虽然多次提到土地,但主要是公司参股9.38%的遂宁市丰发现代农业投资担保有限公司设计农村土地整理投资业务,以及子公司宜宾高金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设计土地整理、开发业务。而且韩斌还表示,子公司的土地整理业务已基本结束。
不难看出,高金食品近期的上涨,资金捕风捉影、借机炒作的成分很大。而从基本面来看,公司上半年亏损高达2408.71万元,每股收益-0.12元,静态市盈率高达132.55倍,风险不言而喻。
土改细则尚未落定
事实上,自去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要推进城镇化建设后,围绕城镇化建设的一系列概念股便开始走强。城镇化除涉及基建、消费等领域外,还涉及土地流转,因此,自今年初开始,土地流转概念股时不时被资金热炒。而近日,随着重要会议的即将召开,市场对土地改革的期待又趋于强烈,相关概念股再次成为股市炒作焦点。
瑞银证券分析师陈李说,市场对出台土地改革框架意见的报告充满期待,若该框架意见出台,将使尚未进入市场的农村建设用地、农地以及海洋湖泊湿地河滩等的使用权进行市场化和资本化。
据悉,安徽省合肥、淮北、淮南、马鞍山等4市,2013年度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方案获国务院批准。批准农用地转用总面积997.1517公顷,征收农民集体所有土地总面积1173.6856公顷。这则消息对土地改革的炒作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湘财证券策略分析师魏巍对当前的热炒解释道:“城镇化受政策扶持,这意味着土地流转将成为改革的核心内容之一。虽然目前仍没有具体细则出台,但市场充满期待,炒的就是预期。”
魏巍认为,如果土地改革真的出台,那么必将提高土地价格,这对拥有土地的上市公司将形成利好。但具体会受益多少,还要看相关细则的出台;而且,目前关于土地产权还没有理顺,如何界定尚需明确规定。

高金食品公告,根据国家储备肉收储计划,公司分别中标2012年度第一批和第二批中央储备冻猪肉收储,并于5月30日签订完所有合同。公司中标两批中央储备肉共计3200吨,标的价值合计为8004.30万元;中标代储冻猪肉共计900吨。经测算,本次中标的中央储备肉交易,将会增加公司本年度净利润1088万元,对已于2012年度一季报预告的2012年1-6月收益产生较大影响。

我原来认为高金食品是主营业务出了问题,在更系统地研究后,现在我发现它是战略上出了问题。战略问题就不是小问题了。

在上周《高金食品如影相随的可怕噩耗》研究里,它2007年上市时承诺和预期的4个募资项目,与最后结果出入很大,有两个完全更改,有两个其实只完成了半拉子工程——冷冻肉系统没有上,导致8000万利润预期落空。

开始时,我相信了高金食品给出的理由,但接下来,我发现这些理由都是搪塞外界的一个说法——怎么可能几个月时间就出现自相矛盾的结论呢。

这是为什么呢?金翔宇另有想法。

2008年6月份,高金食品跨出了远离主业的第一步——出资13500万元购买了成都银行4500万股股份。

接下来,2815万元收购了湖北京京公司100%和4000万收购兰州肉联厂51%股份。这两家公司2009年的净利润贡献分别是-86.18万和80.65万。

需要注意的是,兰州肉联厂的原股东是四川大胜实业占51%、绵阳市豪信49%。收购后形成高金食品51%、四川大胜24.99%和绵阳豪信24.01%。金翔宇与这两个股东的关系很不一般。

高金食品最大的赌注是房地产。高金食品对于目前已投约2亿资金到房地产行业的说法是“地产业盘活存量闲置土地,反哺主业”。注意这里面的两个信号——一是主业已经不行了,靠主业赚钱已难以为继;二是只有地产才能挽救高金食品。

我很想告之高金食品管理层和投资人,这是一个大大的风险。比起它主业难以遏制的衰退,这更不可控。

它在房地产方面有些什么动作呢?目前有两个。

广元高金食品将原老厂资产以2450万元转让给子公司高金地产,涉及土地使用权32844平方米和房屋所有权27905平方米。这个项目被取名为“高金·.风琴岚湾”,总投资1.4亿。

高金食品介入地产的第二个项目是与宜宾市翠屏区政府合作,对该区学院路片区1972亩土地一级整理开发,项目总概算投资额约8.51亿,目前已投入1.72亿。

我不愿更深地研究高金的这两个地产项目赚不赚钱,或亏不亏钱。即使赚了,它也非高金食品的主业。一家主营业务丧失了核心竞争力的公司,总不能靠投机所得来维持公司的存在价值。

还有两个让我对高金食品感到害怕的事实。一个是存货,从2008年底的5107万元,到2009年的1.9698亿,到2010年一季度的2.9亿。它的存货主要是冻猪肉,按对冻猪肉市场急剧收缩和价格下滑,这么大的存货,非常危险。

一个是高负债,它的短期借款已经达到了5.32亿,比去年的2.513亿增加了104%。万一资金链接不上,就要命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