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法》明确商标审查时限 加强商标侵权打击力度-农事资讯

商标调查和品牌保护解决方案的全球领导者CompuMark所做的调查显示,近75%的品牌在2017年遭遇商标侵权。

12月24日,商标法修正案草案提交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30次会议审议。在加强商标专用权的保护方面,草案引入了惩罚性赔偿制度,情节严重的商标侵权行为面临的法定赔偿额上限也将由目前的50万元提高至100万元。这是我国商标法的第三次修改。

一家个体户用字号作店堂门头,结果被发现和他人的注册商标是一样的。这构成侵权吗?昨天,市工商局组织的媒体基层行来到江宁区市场监管局,记者现场采访获悉这样一个特殊的案例。

图片 1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今天上午三审通过《商标法》修正案,这也是时隔12年,《商标法》又一次迎来重大调整。此次修改侧重哪些细节?记者就此采访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经济法室副主任王清。

2018年1月18日,CompuMark在一份名为《商标生态系统:世界知识产权专家的见解》的报告中宣布了其对全球商标侵权所做调查的结果。

为防止恶意抢注,草案规定,与他人具有合同、业务往来关系或者其他关系明知他人商标存在,而将他人在先使用的商标申请注册的,不予注册。为遏制“傍名牌”等商标侵权行为,草案规定,将他人驰名商标、注册商标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使用,误导公众,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的,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处理。同时,对驰名商标实行个案认定、被动保护原则。驰名商标应当根据当事人的请求,作为处理涉及商标案件需要认定的事实进行认定。另外,草案引入了惩罚性赔偿制度,规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权利人因侵权受到的损失、侵权人因侵权获得的利益或者注册商标使用许可费的1-3倍的范围内确定赔偿数额。同时,草案还将在上述三种依据都无法查清的情况下,法院可以酌情决定的法定赔偿额上限从50万元提高到100万元。

江宁区市场监管局相关人士介绍,前不久,山东一家公司向该局举报称,江宁区有一家儿童摄影城,涉嫌侵犯他们持有的商标“金色童年”的专用权,要求对该行为进行查处。

近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就四川绵竹剑南春酒厂有限公司起诉广州市增城尹杰商店及该店经营者尹某侵犯商标权上诉案作出二审判决,认定尹杰商店出售的“剑南春浓香型白酒”商品侵犯了剑南春酒厂持有的“剑南春”商标权,需赔偿剑南春酒厂经济损失4万元,驳回尹杰商店的上诉请求,维持一审判决。

我国现行商标法于1982年制定,此前已于1993年和2001年两次修改。王清介绍,这一轮的修改,主要针对商标实践中出现的新情况和新问题。

在其所调查的品牌中,74%的品牌在2017年遭遇商标侵权,40%的品牌所有者相信侵权行为与过去的两年相比有所增加。

江宁区市场监管局核查后发现,该摄影城是2003年11月18日经核准注册的个体工商户,核准名称为“南京市江宁区金色童年儿童摄影城”。多年来,该摄影城一直在使用这一名称经营。

公开资料显示,剑南春酒厂是第1047165号“剑南春”注册商标的权利人。

王清:适当的增加了商标可注册的因素,而且明确规定了在商标申请中可以一标多类,简化了商标注册审查程序,明确规定了商标审查的时限,我觉得这个对于方便商标申请人申请商标注册,发挥商标功能提供了更加充分的制度保障。

报告显示,由于侵权行为,1/3的企业不得不更改其品牌名称,56%的企业对侵权者提起了诉讼。

2013年1月,该摄影城制作了“金色童年
儿童摄影”牌匾作为其店堂门头,并于同年3月将上述门头照片发布在“大众点评网”进行广告宣传。

2015年12月,广州市增城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尹某经营的尹杰商店执法检查时,现场查扣12瓶“剑南春浓香型白酒”。经剑南春酒厂鉴定,被查扣的商品为假冒产品。2016年4月,增城药监局对尹某作出行政处罚,没收涉案产品并处以罚款。

涉及“诚信”、“驰名商标”等关键词的一系列规定,也从修正案草案一审起就备受社会关注。

44%的被调查者表示,商标侵权产生的最大影响是使顾客产生混淆,其次为收益减少以及对企业名誉造成损害。

而举报的山东这家公司,于2000年3月28日经原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了“金色童年”及图形商标,核定服务项目为第42类的饭店、酒吧、茶馆、服装设计、摄影等。2013年12月27日,该商标被原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认定为驰名商标。

与此同时,剑南春酒厂将尹杰商店及尹某起诉至广东省广州市黄埔区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判令二被告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11万元。

王清:在《商标法》里增加了商标注册和使用要遵循诚信原则,而且进一步完善了“禁止抢注他人在先已经使用的未注册商标”的规定,同时我们也理清了驰名商标的保护力度,对商标代理进行了进一步的规范,在商标法方面,我们又完善了保障诚信经营促进公平竞争这方面的规定。

本次调查由调查公司Vitreous
World进行,其调查了位于美国、英国、德国和法国的300个商标所有人。

对此案究竟该如何定性?经过详细调查、认真研究相关法律法规并征求相关部门意见,江宁区市场监管局最终认定,该摄影城既不构成商标侵权,也不构成不正当竞争。

黄埔法院向增城药监局调取了被查获的剑南春白酒商品,该产品正面与背面均有“剑南春”标识,经比对,与剑南春酒厂的第1047165号注册商标高度近似。黄埔法院认为,尹杰商店销售的“剑南春浓香型白酒”商品经剑南春酒厂鉴定为假冒产品,尹杰商店在增城药监局向其询问调查时所述进货渠道非正式向剑南春酒厂或授权代理商进货,故确认尹杰商店销售的商品系假冒产品。

王清表示,商标法修正案对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的打击力度进一步加强。

70%的被调查者表示,英国脱欧对商标市场造成了一定的影响。22%的人表示2017年在英国递交了更多的商标申请。31%的人递交了更多的欧盟商标申请。然而,24%的受访者表示他们递交的英国商标申请数量有所减少,而7%的人表示递交的欧盟商标数量较少。

该局相关人士表示,未经许可使用他人商标构成商标侵权的行为必须同时具备4个要件,即: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有加害行为、有损害事实的存在、加害行为与损害事实之间有因果关系。

在赔偿数额上,黄埔法院经审理认为,由于剑南春酒厂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因尹杰商店侵权所受损失或尹杰商店因侵权所获利益的具体数额,综合考虑剑南春酒厂商标的知名度、白酒的消费群体、尹杰商店侵权行为的性质、后果等因素,酌定尹杰商店赔偿剑南春酒厂经济损失4万元。

王清:对于商标侵权,我们规定了惩罚性赔偿制度,而且提高了法定赔偿的数额,减轻了权利人的举证责任,增加了侵权行为的种类,这一些就是加大了打击力度,而且强化了对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保护,所以总体来讲,我觉得这次修改进一步完善了我们国家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

与其他国家相比,德国的商标所有人递交了更多的颜色和气味商标。法国的商标专家表示对标签和声音商标的兴趣大于其他类型的商标。

而在本案中,摄影城使用的像袋上标注的是“南京市江宁区金色童年儿童摄影城”等文字,而且这几个字的字体、大小、颜色完全一样,并无将“金色童年”突出使用,店内装潢也没有“金色童年”字样。

一审判决后,尹杰商店不服,向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提起上诉。

CompuMark主席杰夫.罗伊表示,报告显示商标申请量有所增加,因此注册一个独特的商标比以往更加困难。

摄影城的门头中虽然包含了他人的注册商标“金色童年”,但因该摄影城从事的是儿童摄影业务,起字号为金色童年符合日常惯例和逻辑,主观上并无利用和误导故意,也没有侵害他人商誉的故意。

尹杰商店上诉称,尹杰商店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购进涉案产品,涉案产品在外观上很难辨别其是否为侵犯商标权的产品,尹杰商店无主观过错,而且涉案产品尚未开始销售就被查获没收,客观上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一审判决的赔偿金额过高。

罗伊补充道,品牌所有人必须做出更多的努力来打击侵权行为,检索和监测商标的过程变得越来越重要。

更何况,摄影城的名称在2003年已经获得合法许可,距今已达10多年,面对的基本上都是本行政区内的客户,没有证据证明该区的消费者对其提供的摄影服务的来源产生误认和混淆。

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认为,该案争议焦点为尹杰商店是否侵犯了“剑南春”注册商标专用权;一审判决的赔偿数额是否合理。

另外,《个体工商户名称登记管理办法》第十九条规定:个体工商户名称牌匾可以适当简化,但不得对公众造成欺骗或者误解。在我国商业传统上,很多商店、饮食店、服务门店的门楣牌匾只写字号,一直以来被视为适当简化的店名名称牌匾。本案中,摄影城将其经工商部门核准的个体工商户名称中的字号“金色童年”以及行业和其经营特点“儿童摄影”作为其门头,应当认定为是对其个体工商户名称牌匾的适当简化。

在尹杰商店是否侵犯了“剑南春”注册商标专用权上,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认为,将被诉“剑南春浓香型白酒”商品上的“剑南春”标识与第1047165号“剑南春”注册商标进行对比,两者构成高度近似,且两者使用的商品类别均为白酒,属于同类商品,该商品侵犯了注册商标专用权。尹杰商店上诉称只购进12瓶涉案商品,放在店内用于销售但未实际售出。但尹杰商店没有提供证据表明购进的仅仅只有该12瓶“剑南春浓香型白酒”,而且即使商品没有售出,并不影响侵权行为成立的认定。同时,尹杰商店作为经营主体,不能提供证据证明通过合法渠道购入涉案商品,称主观上没有过错,难以令人采信。

“因此,摄影城涉嫌侵犯他人商标专用权的行为不成立。”江宁区市场监管局相关人士表示,目前企业、个体工商户的字号与商标是两个不同领域的概念,此案对今后处理类似的案件具有重要指导和参考意义。

在一审判决赔偿额是否合法合理上,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认为,在商标侵权案件中,权利人在难以确定其因侵权所受到的损失以及侵权人获利情况以及许可费数额的前提下,请求法院在法定范围内酌情判决赔偿数额,符合法律规定。一审法院综合考虑“剑南春”商标的知名度、白酒的消费群体以及剑南春酒厂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等因素,酌定尹杰商店赔偿剑南春公司4万元。

据此,法院认定尹杰商店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